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拒绝了三次
    吴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覃瑶,当初吴看覃瑶天赋不错又肯吃苦努力上进,很想要将覃瑶招进当时自己安排的一个剧组里面历练历练,覃瑶当时拒绝了,理由是她想要在学校把基本功学扎实了再出去演戏。那个时候的覃瑶还是大二的学生,后来每年的这个话剧比赛,吴都能看到覃瑶,从开始的配角一步一步走到主角,成长飞速,演技突增,吴都看在眼里。吴在第二年又邀请她参演自己的一部剧,覃瑶还是拒绝了。

    很多话剧组的人都在说覃瑶没有抓住好的机遇,那些年在吴的具组里面拍戏的人很多都走红了,覃瑶一点都不为所动,她还是坚定的走自己的路,也没有为此后悔。

    在拍《蝶恋花》之前,覃瑶跟着导师去剧组跑腿,无意间又碰到了吴,这就是吴第三次问覃瑶愿不愿意拍他的电影,覃瑶还是没有答应,哪个时候她知道了张简导演要来学校招演员,早就瞄准了飞花这个角色,一心一意在这个角色上。吴通过覃瑶的导师知道了覃瑶的家境,他闲着无聊还特意去查了一下。

    吴在李言城的办公室和李言城闲聊的时候将这个告诉了李言城。李言城听了吴的感慨笑着说:“没想到这丫头这么一根筋,居然拒绝了你三次,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

    “你不是总是说我这些年东跑西闯的,没有给你带回来一个人才吗?这个本来是我瞄准的猎物,现在送你了,不过你能不能拿下就看你的本事了。”

    李言城自信慢慢的接下了这个活,谁知道林林得到消息,覃瑶的继父要将覃瑶卖了,那个卖主还在老地方酒吧里散播出了这个消息,李言城就让林林去接了这个单子。

    那一天闲来没事,李言城就跟着林林一起去接覃瑶,他倒是想看一看吴说的姿容绝色,演技一流,人品贵重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的。在去的路上,他又得知了时千快要回国的消息,还有李臣非那个老家伙和时磊在一起商议两家联姻的事。李言城本来不把这个当一回事,可是父母留下来的公司的那些老股东听信了李臣非的谗言,一定要李言城结婚成家立业才将公司的大权交给他,不然就要转移股份给李臣非。

    更可笑的是为了污蔑李言城,李臣非甚至在老股东面前说李言城是同性恋。那些股东回想了一下李言城和林林,居然也信了,说来也难怪,这么多年李言城也就只和南笙传出来过绯闻,两个还只以朋友相称,多年以来都没有传出来两个人有更近的一步。反而林林在李言城身边这些年两个人相处的一直不错,李言城公司的秘书处几乎都是男的。

    李言城接到这个消息被气笑了,这个老顽固居然还会这么污蔑他,林林黑着脸开车问他:“总裁,那现在该怎么办?”

    “这不是刚好有一个女孩吗,接到人之后就去民政局。”

    就是这样才有了后来的事,覃瑶听了之后说:“那不还是因为要利用我……”

    “覃瑶,那只是个偶然,李言城是什么人,只要他说一声,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翼。后来你们结婚之后我也去见过李言城,那个时候他避而不谈对你天赋的挖掘,也不说怎么利用你去和他们家那些老顽固对抗。你自己想想,他有没有采取行动?”

    确实没有,那是李臣非邀请他去参加杨琴的生日宴,这个场合李言城带她去参加也是合情合理,至于其他的,李言城确实没有做。

    “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给我,你就是想要问这些吧,现在也很清楚了,剩下的你自己想一想。对了我还要跟你说一下我自己的心里话,李言城和你结婚之后变了很多,你可以尝试着珍惜这一段感情,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我就言尽于此。”

    “谢谢吴老师,这么晚打扰了。”

    “不晚不晚,我在国外办事,这儿还是早上,刚好你叫醒了我,我要工作去了。“

    覃瑶挂了电话坐在病床上思考了很久。

    李言城来到顾南默的酒吧,顾南默的脸上还有伤,李言城坐在他旁边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好酒出来,借着灯光看到顾南默脸上的指痕。

    “这是怎么了?被哪个美人挠的?“

    “段怡清。”

    李言城哑口无言笑了笑为顾南默倒上一杯酒,顾南默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完才对他说:“你说段怡清怎么就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呢,别的人都是有目的的,我只要帮她们完成了心愿,让她们离开她们就离开了,这个段怡清怎么就粘着我呢?她到底想要什么?”

    “要你这个人呗,有人真心喜欢你还不好?”

    “真心有什么用?时间能改变一切,就算现在是真心,以后经过了很多事情的变动,她还会保持真心吗?这个世界只有真心最骗人。“

    李言城也不反驳,听着顾南默在这里倒了半天的苦水,喝完了几瓶酒之后两个人又一起去打了几桌台球,直到天明。

    林林来接李言城的时候,李言城躺在台球桌上睡得正香,顾南默躺在地上抱着球杆完全没了平常的风度。林林叫醒了李言城,李言城眯着眼让人把顾南默送去了酒店的房间,自己坐上了林林的车回到了家。

    覃瑶醒来之后踌躇的给李言城打了个电话,李言城正在房间换衣服,这丫头这么快打电话过来是赔礼道歉?他兴致勃勃的接了电话。

    “老婆,干什么呢?“一夜没睡,还喝了很多的烈酒,李言城的嗓音都哑了,越发的低沉,覃瑶听到之后眉头一紧,看来又去喝酒了。

    “你能不能过来的时候帮我把戒指带过来,我放在抽屉里了。”

    李言城还没有说什么,覃瑶就匆匆的挂了电话,他从抽屉里拿出戒指看了看,这丫头是用委婉的方法说她想明白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