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金龟婿
    覃瑶怪异的看了李言城一眼,立刻起身去了卫生间,李言城跟着她来到了镜子前。覃瑶对着镜子认真的看自己的脸,有一点点淡淡的黑眼圈,其它的没有什么。李言城靠在门边看着覃瑶的样子,想起了之前顾南默跟自己无意间提起的哄女孩的话,鹦鹉学舌道:“瑶瑶,别看了,你这么好看,脸上一点缺陷也没有,很美的。”

    覃瑶猛地回头不理解的看着李言城问:“没有缺陷你为什么要送我那么多的遮瑕膏?全部都是遮瑕的东西,我以为在你的眼里我是有多么的不堪入目,需要那么多的遮瑕膏的遮住不好看的地方。”

    李言城笑了笑,覃瑶这大概是误会了什么,都是误会!

    “没有,我买的这个不是给你的脸用的。”

    李言城笑得让覃瑶感觉毛骨悚然,覃瑶想了想,遮瑕膏不用来化妆那还能用来干嘛?原谅她脑洞没有李言城的大。

    “那你想要用来干什么?”

    李言城抬起手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挑开覃瑶的领子看着她锁骨上的吻痕还有肩上的“小草莓“,眼睛里又浮起一抹邪恶的笑。覃瑶立刻明白了李言城的意思,将自己的领子收好,狠狠的踢了李言城一脚就往客厅跑过去。

    李言城疼的捂住了自己的一条腿,这丫头下手也太狠了吧。李言城蹦跶着来到了客厅,往沙发上一靠咬牙切齿的对背着自己的覃瑶说:“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我这就叫谋杀亲夫了?我还没有往上面踢呢,这算是对你好的了。”覃瑶闷闷不乐,不过李言城吃痛的样子让她觉得很爽。

    李言城沿着沙发靠到覃瑶的旁边在她的耳边幽幽的说:“你敢往上面踢吗?难不成你想当一辈子的活寡妇?”

    覃瑶回过头看着李言城近在咫尺的俊脸,不由得跟着李言城的话脑补了他穿着古装戏宦官的服装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定是个俊俏的东厂公公还是背后操控一切的腹黑太监?李言城的这副长相要是真的是宦官估计也会祸国祸民,说不定被哪个公主包养……覃瑶的脸出卖了她的内心,李言城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出什么神?是不是又在想着我不好的事?”

    覃瑶回过神来揉着脑袋,有点窘迫,硬是挺着胸理直气壮的说:“没有,我就是觉得你太好看了,我真的是捡到大便宜了,你又好看,又能赚钱,好处太多了,简直就是金龟婿啊。”

    李言城眯着眼睛看着覃瑶,越是掩饰就越说明她的心里有鬼,李言城直接吻上了覃瑶樱红的唇,覃瑶被李言城压倒在沙发上,覃瑶瞄了一眼旁边的空地,一个翻身将李言城带到了地上,覃瑶迅速的跳起来离李言城两米远说:“别了,我怕你受不住自己,都说男人四十猛如虎,你还年轻,应该修身养性,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太重了不是好事,冷静一下。”

    李言城起身坐会沙发上也不再理覃瑶,自顾自的翻起茶几上放的杂志看了起来,覃瑶看着李言城这个样子,真的这么容易就放弃了?覃瑶担心李言城会突然变卦自己跑到了楼上去洗澡了。

    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覃瑶洗好澡出来听见外面的“哗哗“声,走到阳台的玻璃边看着院子里的花,这么大的雨,这些花儿估计要淋坏了。楼下还是没有动静,覃瑶偷偷的来到楼梯边往楼下看过去,李言城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看着杂志,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老公,上来洗澡啦。“

    覃瑶犹豫了很久还是憋出来一句话,李言城还是没有放下手上的杂志,仿佛看到了不得了的好东西一样爱不释手,要不是覃瑶之前将茶几上的杂志已经看完了,不然她还真的会以为上面有多么稀奇的事情。

    “你去睡吧,我要好好的修身养性,今晚我去隔壁的房间睡。“李言城说的很平淡,带着一些诚恳的语气,覃瑶对着李言城的后脑勺吐了吐舌头,去隔壁睡就去隔壁睡,她还真的不稀罕。

    覃瑶躺在自己的床上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李言城看完了好几本杂志,心中的一口闷气还是没有吐出来,已经很晚了,他站起身,腿上还是隐隐作痛,双腿都麻了。李言城坐回了沙发等了一会儿才上楼,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洗了澡上床睡觉。

    他的头枕着自己的双臂,再黑夜中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对覃瑶有点把控不住,这不是个好的事情。李言城想了想,自从和覃瑶结婚之后自己确实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工作的时候总是出神,上班的时候还会上网看覃瑶的微博和粉丝圈。

    天上划过一道闪电,亮得刺眼,李言城偏过头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大的闪电划过还有一些细小的闪电在天上闪现。不出意外的一道惊雷打下来,简直炸耳。

    覃瑶躲在自己的被子里瑟瑟发抖,被雷声惊醒完全没有了睡意。以前在学校宿舍的时候会有一群室友,她们也与人会被惊雷吵醒,也有人还是睡如死猪。覃瑶总是会和被吓醒的人一起说说话来缓解自己紧张的神经。

    现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覃瑶有点害怕了,天上又划过一道闪电,她刚准备起身又被吓得躲进了被子里。覃瑶裹着被子一口气跑出了房间,房间外面黑漆漆的,覃瑶摸索着来到隔壁房间的门口,轻轻的打开了门。

    李言城躺在床上早就注意到门外的动静,不知道小媳妇又想干什么。覃瑶推开门,裹着自己的被子掉到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