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总裁不见了
    时千看着顾南默说:“李言城在这里是不是?“

    “那也跟你没什么关系。“

    时千愣了一下笑着说:“怎么,老朋友连面都不能见?南默,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顾南默站在房间的门口铁了心不让时千进去,笑嘻嘻的说:“我也是你的老朋友啊,你怎么不陪我去喝杯酒,言城你现在是不能见了,人家是有妇之夫,不方便这么晚见别的女人。”

    时千本来也就抱着侥幸的心理过来的,见不到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好啊,你陪我去喝几杯。”

    时千带着顾南默来到一家咖啡馆,这里装修的很精致,这种文艺的装修风格让顾南默想起来段怡清,他皱着眉头吻时千:“你带我来咖啡馆干什么?”

    “这家咖啡馆的咖啡味道不错,喝酒多没意思,不如喝喝咖啡聊聊天。”

    顾南默跟着时千来到了一个很素雅的隔间,隔间之间都是用镂空的木雕做的墙,特别的舒服,这些镂空的雕刻手发他之前听段怡清提起过,段怡清以前专门去过古代的园林去研究过这些。

    两个人坐定之后,聊了一会儿,顾南默才发现不对劲,时千好像总是在没话找话,有点像是故意拖延时间一样。时家千金可不是那种闲来无事就能陪着你聊天喝咖啡的,顾南默有点想不通,便直接开口说:“时千,你把我带到了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喝咖啡啊,我听说我的这位老朋友新开的咖啡店的生意还不错,我带着你过来捧捧场,借着你顾南默的名气也好给她的生意添点光彩。”

    时千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大概差不多了,她的老朋友就快要到了。顾南默有点狐疑的看了看四周,忍不住问道:“你的朋友是谁?”

    时千看着外面的走道,笑着说:“我的老朋友来了,要不要一起见一见?”

    顾南默只听到一声一声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快要到的时候,那个人再门口招呼道:“真的是哪一股风把你给吹来了?时千,好久不见啊。“

    段怡清穿着一身月牙白的旗袍出现在了隔间门前,顾南默的心咯噔一声,段怡清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自从上一次再酒吧不欢而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时千提着包走到了段怡清的面前说:“真是不巧,我发现我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许哟去办,先走一步了,下一次再来好好的品尝你店里的咖啡。“

    时千走后,隔间里就剩下了段怡清和顾南默,顾南默很恼火时千居然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另一方面也很惊讶段怡清的变化如此之大,穿着她之前从来都不敢尝试的风格的衣服,甚至还自己开起来一家店。

    顾南默打破了隔间里的寂静,开口问道:“这家店是你自己开的吗?“

    “对啊,你以前不总是说我是空有一副知识加身,却不知道理论实践的重要性,永远都是活在自己的梦里的女孩吗?你看看我现在怎么样,我做了我之前从来都没有像做过的事,每天数着店里账单的数目,收获的也越来越多,可是对我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顾南默想说话,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当时所说的一切都是想要摆脱段怡清的追求而不是真正的觉得她不好,她现在的样子更糟糕。

    “我其实还是觉得你之前的样子比较好,做生意这种勾心斗角,错综复杂的事情不适合你去做。“顾南默说完话就拿着自己搭在椅子背上的外套往外面走去。

    段怡清看着顾南默的背影,明明说好了再也不会为这个男人再流眼泪但还是红了眼眶,她喊住了顾南默说:“可是就算是我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你还是照样不喜欢我。“

    顾南默停了一下步伐,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段怡清,你应该为自己而活,不要再把我当成你的目标了。“

    顾南默走了之后,段怡清坐在刚才的那一间隔间里面捂着脸痛哭,她还是没有办法忘记顾南默。店里的人注意到老板在店里痛哭,已经影响到了旁边的人喝咖啡,旁边相邻的的隔间里面的人有些走了,有些去前台投诉,店长没有办法只好来到段怡清的面前劝慰她。

    段怡清擦干了眼泪拿着自己的包扬长而去。

    李言城一个人被丢在了酒吧里,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只听了顾南默的吩咐,给他送来一杯醒酒茶,可是李言城闻了闻杯子里的味道,没有酒精的感觉,他就把杯子推到了一边继续喝起酒来。

    第二天清晨,覃瑶醒来的时候身边果然没有其他的人,家里也没有李言城的痕迹,她自己一个人吃完早饭,林林就慌慌忙忙的回到家里问:“夫人,总裁有没有回来过?”

    覃瑶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看着林林惊慌地样子,这真的相当的罕见了。

    “怎么了?他从昨晚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总裁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意思?你们找不到他吗?打过电话了没有,没有人接吗,他没有去公司那会不会去顾南默的酒吧里了?”覃瑶始终不敢相信李言城那么大的一个活人就这么不见了。

    “到处都找遍了,昨晚总裁去了酒吧,可是后来顾少走了,总裁一个人喝了很多很多的酒,今天凌晨的时候出了酒吧,找不到人了。”

    覃瑶也有点慌了,拿出手机打电话,电话铃声却在很近的地方响了,林林从口袋里拿出李言城的手机说:“总裁把手机丢在酒吧里了。”

    覃瑶这下完全懵了,林林带着她去了老地方酒吧,顾南默也在很着急的到处找人,这种事情也不敢大肆宣扬。覃瑶看到那间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房间里满地上全是空酒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全部是他喝的?”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李言城找他们要酒,他们也不敢不给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