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巧合
    李言城坐着车来到了林林给覃丽和钱远安排的别墅,这地方倒还是挺安静的。李言城迈着大长腿往房子里面走过去,覃丽正在院子里乘凉,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子走了进来,很诧异的问:“你是谁?“

    李言城没有回答她,继续往里面走,覃丽有点慌张的喊着屋子里面的钱远,钱远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葡萄,这样悠闲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只是最近又有点手痒了,要是可以找人赌钱就好了,可惜这四周想找个人难上加难,更何况他还出不去。

    钱远听到覃丽的喊叫声,惊得从沙发上蹦起来,穿着拖鞋走到门口,李言城也走了进来,钱远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人,他在赌场上看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有钱的没钱的,有文化的没文化的,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李言城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覃丽走了进来,喘着气对李言城的背影说:“你是谁啊,一声不吭就进来干什么?赶紧走,你不走我报警了啊。”

    李言城笑了笑,报警?这房子是他的,地皮是他的,报警想要抓谁?

    钱远拉住覃丽,对着她摇摇头,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别惹他,这个人不简单,比我们之前间的张毅君还要厉害一点。”

    覃丽挺钱远这么一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李言城看着皱巴巴的沙发垫子,最后还是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对着面前还站着的人说:“坐吧。“

    钱远坐在离李言城很近的沙发上,脸上堆着猥琐的笑说:“请问,你是谁啊,是不是你把我们接到这里来的?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都好商量。“

    李言城的目光扫到覃丽的身上,覃丽点点头,表示自己想得跟钱远说的是一样的。李言城很好奇,覃瑶的性格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在这样的家庭,居然没有被这两个人熏陶到,真的很不容易,可以用出淤泥而不染来形容了。

    “我是当初买下覃瑶的人,我觉得你们给我带来了麻烦,你们说该怎么办?“

    李言城说得很淡然,好像就是来找麻烦的一样,钱远和覃丽不禁对视一眼,没有想到买下覃瑶的人这么的年轻,长得还那么标志。

    钱远干声笑了笑说:“没有的事,我们怎么会来添麻烦呢,我们不过是拿了一些我们应该拿的东西,你看当初我们卖掉覃瑶的时候,也就收了那么一点钱,可是现在覃瑶的发展那么好,哪里就值那么少的钱呢,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李言城笑了笑说:“如果我让你们再也不要来到西城,再也不要出现在覃瑶和我的视野,永远都不要再散步覃瑶的消息,你们想要什么?“

    李言城说的太直接,覃丽和钱远有一点反应不过来,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不过钱远的脑子转得快,直白的跟李言城说:“我们要钱,只要你给我们一大笔钱,我们保证不会再回来了。“

    “很好,我还需要你们在媒体面前说你们之前是被骗了才说出那样的话,覃瑶是个好孩子,不过,她覃瑶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了,而是养女明白吗?之后我再安排你们离开。我把覃瑶买回来,把她一步步培养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也不是用来被你们毁掉的,如果按你们之前说的那样算,你也让我损失不少。“

    钱远的冷汗都快出来了,结结巴巴的说:“你是想要帮覃瑶洗白?“

    “对啊,我买她回来是用来赚钱的,不是摆在那儿好看的。“

    李言城说得一本正经,覃丽在一边腿都软了,尤其是李言城身后跟着的两个带着黑超的身材宽大的男人,让人看着心慌。

    “好的,只要你能给我们一个好的价钱,我们愿意这样做,然后永远都不打扰你们。“

    “那就这样,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会带着律师过来,我们签下合约,我会把你们想要的钱打到你们的账户上,你们最好也不要想什么花花肠子了。“

    李言城说完就站起来准备走了,钱远眼珠子一转,叫住了李言城道:“等等,能不能让我们出去看看,我们常年住在小镇子上,不懂外面的行情,也让我们了解了解西城的市场,我们也好早点做出决定。“

    李言城点了点头,上车走了。

    覃丽不能理解钱远的做法,问他:“为什么刚才不直接要个价钱,万一他后悔了怎么办?“

    钱远笑着虽覃丽说:“你不懂,这就是一场大型的赌博,我刚刚不是要求了最近几天我们可以随便出去了吗?我们可以通过张毅君了解到另外的一些人,到时候有好几家想要和我们商谈协议,有像他那样护着覃瑶的,也有不想要覃瑶继续火的人,我们只要在这些人当中周旋,最后就会使最大的赢家。”

    覃丽觉得钱远说得有道理,就按照他说的去做。

    第二天,南笙就通过张毅君得知了覃丽和钱远的消息,也知道了李言城的打算,南笙紧紧的握着拳头,刚刚做好的指甲都被捏坏了。好一个任意开价,李言城为了覃瑶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张毅君笑着说:“我倒是也没有想到李言城会对覃瑶这么的在意,这一次我算是真的和李言城对上了,你想要怎么办啊?“

    “把他们约出来,我要亲自和他们谈一谈。“

    “你是说覃瑶的母亲和继父?我感觉他们告诉我这件事情就是为了引你出现,然后让你们抬价,他们想要拿到最大的利益。”

    南笙不可置信的说:“就他们,能想到这么多?巧合吧。”

    张毅君摇摇头说:“绝对不是巧合,我接触过钱远这个人,大概是因为常年待在赌场里,他对这些事还是很有洞察能力的。”

    “没关系,他们不算什么,我想要扳倒的不过就是覃瑶而已。”

    张毅君无奈的把覃丽和钱远的联系方式交给了南笙,南笙看了一眼拿着那张纸条回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