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就是故意的
    覃瑶坐在李言城的车子上,李言城打着方向盘,心情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覃瑶有些恍惚的问:“不应该是我的心情不好吗?你怎么倒像是受了气一样?怎么了?“

    李言城瞅了覃瑶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我能有什么事情?倒是你,不打一声招呼你就跑了出来在外面还和南笙针锋相对,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我那不是因为实在是太生气了嘛,一听说南笙和我妈还有继父搞到了一起去,我也着急啊,就想去抓个现行,本来想让他们给我一个交代。不过我没有想到我妈她居然也帮着外人说话。”

    李言城揉了揉覃瑶的脑袋,将车子开到了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小区,这里是公寓式小区,一栋栋林立的房子在覃瑶的眼前,她看着有些傻眼,快要毕业的时候她还曾经想过等自己拍完第一部戏就要去定下一套单身公寓,不过她还没有买到单身公寓就住进了别墅。

    “这是什么地方?”

    “我母亲名下的财产之一,我最近才从我舅舅那里收回来的一部分,这套公寓是我母亲很喜欢的一个房产,我们来这里住几天吧。很久都没有人来住,地上估计都已经落下了一层灰了,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叫人过去打扫。”

    “没关系,我们可以自己打扫啊,既然是你母亲最喜欢的地方,怎么能放心交给别人打扫呢?”

    “什么叫你母亲?我母亲难道不是你妈吗?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应该会很喜欢你的。如果她还在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

    覃瑶能够感受到李言城说起他母亲的时候那种自然而然的放松的心情,看来他应该是很爱他的母亲的,她也很好奇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才会养出像李言城这样出色的儿子。覃瑶又想起一件事来,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说李言城是一个纨绔子弟,放火烧学校的事情都做过,不知道他的母亲是怎么看待那个时候的他的。

    覃瑶将自己心里的疑问问出来,李言城笑了笑,也没有怪覃瑶的口无遮拦,很无所谓的说:“那个时候我母亲已经去世了,我只是不想学习而已,我在已经在国外修完了商业管理的学位,他们以为我在外面活成了一个犯罪分子,就把我放回了国。等我回了国,他们给我安排在戏剧学院,你认为我会好好的听他们说的去做吗?所以我烧了学校的行政楼,算是顺遂了他们对我的期望,也成就了我自己。”

    李言城一口一个他们,覃瑶只知道李臣非一个人,却还不清楚他说的他们指得是谁。

    覃瑶被李言城送到了公寓里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打扫的,应该之前是有人打扫过的,覃瑶在房间里面转了一圈,就能感受到浓浓的艺术感。李言城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充满艺术,温柔甜美的女人,覃瑶很羡慕。

    “这里的布置一直都没有换过吧,哪怕是好几年前的装修,现在看来还是很精致。除了将房间里的灰尘打扫一下,我就真的不知道还能动什么了。”

    “嗯嗯,你看着办吧,我陪着你。”

    覃瑶有些惊讶,她本来以为李言城会让她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了,毕竟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不过有人陪着也挺好的,她嘴上却还是说着:“你不用工作去吗?今天出来这么早,可以吗?”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李言城酷酷的扯开盖在沙发上防尘的白布,坐在了沙发上。覃瑶没有理会他,在阳台上面找到扫帚和拖把之类的物品,她直接把拖把扔给了李言城说:“没想到这个房子里还有这些东西,倒还挺像回事。拿好了,既然你不去工作那就留在这里帮忙拖地吧。”

    李言城看着手上的拖把还有来回忙碌的覃瑶的身影说:“以前我妈还在的时候,她经常会来这里住,这儿的卫生都是她亲自打扫的,房子里有这些东西不足为奇。”

    他今天把覃瑶带过来其实就是想让她感受一下这里的环境,他自己一直很喜欢在这里的气氛,能够让他暂时忘却社会的繁杂。覃瑶也确实感受到了在他们俩之前住的地方没有体验到的感觉,那是一种家的感觉。

    “别废话了,赶紧过来帮忙擦一下桌子还有家具,都落下一层灰了。那边的床帘也需要弄下来,等一下送去洗衣店洗了吧,花瓶里面的水也要换了,最好能再买点花过来,没有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覃瑶自顾自的发号施令,李言城就静静的听着,打了电话让人把需要的东西运过来。

    一整个下午到傍晚,他们两个人就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忙碌着,窗帘也是用最快的速度干洗好了立刻就送了回来,李言城踩着人字梯把窗帘挂上去。覃瑶提着一只水桶,很细心的擦着公寓里面各种花架,每一个架子上面都有很精美的纹路,李言城在一边看着覃瑶,心里很宽慰。覃瑶看着忽然没了声音的李言城,指着另一边的桶说:“没事做就去打一桶水然后把地给拖了,赶紧的啊,等一下我要过来验收成果的。”

    李言城看了一眼那只红色的桶,傻眼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拖过地,这种感觉还挺奇妙的。覃瑶偷偷的躲在花架后面看着乖乖去搬水的李言城,很高兴的笑了,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男孩子,应该也会被很多的女孩子喜欢吧,

    两个人打扫了很久,终于让这个公寓焕然一新,覃瑶躺在沙发上想了很久,才惊觉自己怎么回来这里干了一天的苦力。

    “你是不是故意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李言城给她端来一杯热水,自己也端着一杯水坐在了她的身边说:“对啊,我这么的刻意,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