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离开他
    覃瑶很不耐烦的看着反应迟钝的李臣非,一脸嫌弃的说:“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赶紧说好不好,我不想再你这个老头子身上浪费时间,作为一个称职的狐狸精,我应该去勾引我老公的。”

    李臣非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被覃瑶这一顿没羞没臊的话给弄得吹胡子瞪眼的,他很生气的说:“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不清楚。”

    李臣非正在喝水,差一点被覃瑶脱口而出的话给呛死,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一会儿气之后,涨红着脸说:“我让你离开言城,你和言城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们根本就不合适!“

    覃瑶将水往李臣非那一边推了推,笑着说:“您还是赶紧多喝点水吧,不然一口气呛死了,我还得和言城过来给您守孝。您也知道言城的公司最近还挺忙的,您就不要在这个时候给我们添麻烦了。“

    李臣非将玻璃杯砸到地上,红着脸梗着脖子大吼道:“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同意你和言城在一起,我就会阻止你们在一起!“

    覃瑶再沙发上调整了一个位置,认真的说:“您说我和李言城不会有好结果的,您为什么会这么说?“

    “哼,你看看你最近满天飞的新闻,我也初步了解了一下你的家庭状况,穷困倒是其次,主要的是你家里的复杂情况,家庭不睦,继父赌博,母亲没脑子。这样子的家庭里长出来的女儿一定是会有心理疾病的。你的父母对你不好,你对你的父母也不孝。像你这样的人,我们几个股东都是不会答应让你和言城在一起的。当初言城的父母把他托付给我们,不管怎么说,我都要给言城找一个合适的人做妻子。你覃瑶是绝对不行的。“

    “那要看看是不是你可以说得算得了。你说我家里有问题,可是在我看来你家里的问题也不小啊。难道你对小月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吗?还偷偷的拿小月的手机给我发消息,你以为你自己就很高尚?“

    李臣非站起来,顺了顺自己胸口的气说:“你不要和我巧言令色,反正不管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既然好言相劝没有用,那我们就等着瞧吧。“说完之后他就拄着拐杖往扣上走去,覃瑶还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李家厨房里做出来的点心一直都挺不错的,她要等阿姨做好了之后才走。

    李家做点心的阿姨知道了覃瑶的需求,笑得很开心,立刻把点心打包起来给覃瑶递过去,覃瑶拿着那一袋子的点心这才满意的离开了。林林再外面瞪了一会儿就看到了拎着吃的东西的覃瑶,上车之后,林林就带着她离开了李家。

    覃瑶心里想李臣非一定还有后续的操作要用在自己的身上,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李臣非站在书房的窗户上,他看着院子外面的那辆车子迅速的开走然后笑了笑说:“言城这么在乎这个女人吗?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要是言城被她伤透了心会怎么样?我不相信他还会那么喜欢她,我们李家的男人,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痴情的人。李家的人是为了生意和利益而生的。“

    李言城在公司里正在处决着南笙的事情,姜玟在他的面前站着,内心忐忑不安。李言城看着手上的几份合同跟姜文说:“我要和南笙解约。“

    “总裁,不是我替南笙说话,您自己难道不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吗?这个时候南笙的名气大损,您就着急跟她解约,不知道您的人肯定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他们会怎么来臆测您?我觉得现在不合适,不管怎么样,为了言亿的发展,现在都不能对南笙落井下石。“

    “你说的我都清楚,但是言亿不能留她了。“

    “那不如再等些时候,反正咱们也不急不是吗?“

    “你先出去吧,我好好的想一想,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姜玟答应了,直接离开了办公室,在门口她又碰到了唐婷,唐婷看姜玟的脸色不太好便问她:“不会是因为南笙的事情,总裁也为难你了吧?“

    “这倒没有,总裁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对于这些事情他心里也有数。我看你现在过的挺好的,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往楼下跑做着毫无意义的小事,也没有经常守着电梯等总裁的出现了。“

    唐婷笑了笑,对于自己之前做的那些梦也就只能一笑置之,她不想过多的去想之前的事了,想多了会觉得丢人。

    “你就别打趣我了,我只是一个想要在言亿好好混的员工,来到这里我就应该抛下我原先所有的架子,毕竟在这里有才华的人说的算。至于你想要问的感情这方面,我反正对总裁是死心了,他又不喜欢我,我总是缠着他不是招他的烦嘛。“

    姜玟感叹着说:“要是南笙也能像你这样识时务的话就好了。“

    “哼,那她就不是南笙了。“

    “你怎么到现在对南笙的成见还是这么大?“

    “我就是讨厌她,跟别的东西没关系,单纯的不喜欢而已。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去做,不打扰你去忙了。“

    姜文看着唐婷往自己的办公室走的身影,真的变了好多,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内心的状态,都变了很多。唐婷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姜玟的电梯也到了,她走进电梯下楼去了。南笙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安排的命运,之前的那一部戏的戏份也拍完了,她如今每天和张毅君泡在一起,南笙借酒消愁,张毅君就陪着她。张毅君心里也很郁闷,目前为止他想要搞垮的人还从来没有哪一个能笑着站起来,覃瑶就是第一个,张毅君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南笙喝的烂醉,张毅君只好联系上姜玟帮她送回家。

    南笙即使是喝醉了,嘴里也喊着李言城的名字,张毅君心中的闷火一上来,将南笙往沙发上一扔说:“你怕不是被那个男人摄取了魂儿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