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解约
    姜玟接到了张毅君的电话,立马开车去接南笙,要是南笙自己作死,她也管不了了。姜玟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南笙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张毅君还在旁边守着,姜玟走过来皱着眉说:“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一点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张毅君帮姜玟把南笙扶进了车子里,姜玟跟张毅君道了句谢就开车走了,她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张毅君喝南笙在一起,看南笙这样毫无防备心理的样子,一定是跟他很熟悉了,看来南笙对她也不是全心全意的相信。她之前的做法算是赌对了。

    很久之前南笙找人去珠江的那个纸质文件,她就看到了几个字,但是那几个字眼就在姜玟的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刚好覃瑶的母亲和继父来到了西城招覃瑶,而钱远那个人刚好又是在珠城把钱全部输掉的。这一桩桩一件件联系起来,就饿能看出来一些端倪,有一天在总裁的办公室她有意无意的提起了这件事,李言城后来就派人去调查了,果然那个人就是南笙早在之前就准备好的人。

    后来覃瑶也拿到了这个消息,才将那个人的资料打印出来在钱远和覃丽临走的时候交给了他们,这些可都是南笙的手笔。而她姜玟知道这一点端倪还是靠自己看出来的,南笙从来都没有对她透露过一点半分。

    南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不禁笑了,笑得荒诞。原来她红的时候,鼎盛的时候,哪一天不是一群人围着她身边转。她恨这些人,她恨言亿的人,一个个都这么对她,要是她去了别的地方,待遇肯定比现在要好多了。

    姜玟跟她不是一条心,穆知也离她而去,李言城也娶了别人,她除了一个明星的身份还有一张让别人羡慕的脸,她什么都没有了。这些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南笙的心口,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可是她还是不想放开这块石头,不想离开言亿,离开了,就这点呢什么都没有了。

    南笙的房门被打开,她不知道是谁,但是习惯性的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水,保持一副平日里的样子说:“干什么?”

    姜玟走了进来,看着扭过头去的南笙说:“我给你辽醒酒汤,跟姜茶差不多,你赶紧喝一点会舒服很多。”

    南笙接过那只碗,眼泪啪啪的掉进碗里,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落下来,痛苦的把一碗醒酒茶喝完,然后问姜玟:“言城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他即使现在想做什么也不会做的,放心吧,目前你还是安全的。不过过了这一段时间我就不清楚他会怎么对你了。”

    “你觉得他还能怎么做?”

    “解约,没别的了。我可以告诉你,总裁现在确实有这个想法,就看你怎么办了,如果能在这一段时间改变总裁对你的看法,说不定你还有希望能够留下来,不过可能性不大。”

    南笙笑了笑说:“开什么玩笑,我和言亿的合同还没有到期,还有很多年呢。这是他想要解约就能解约的吗?”

    “可是解约的后果他承担的起,所以他要是真的想要解约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姜玟说的话绝对没有吓唬南笙的意思,李言城当时的态度分明就是不管违约金要赔多少,他都同意的嘛。

    南笙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下来了,她有一些绝望地说:“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去挽回呢,言城他一心一意全部扑在了覃瑶的身上,我……”对了,李言城的心思全部都在覃瑶的身上,如果他发现覃瑶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好,是不是就会回心转意了呢?

    南笙的脑子里蹦出了这么个鬼点子,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去破坏李言城对覃瑶的看法,有些事情不是她一个人能办到的,她还需要张毅君的帮助。

    姜玟看着南笙的眼神,就好像当年她在电视剧里面演坏人的神情一模一样,姜玟忍不住碰了碰南笙的胳膊说:“南笙,你怎么了?不舒服嘛?还是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南笙又变了一种脸色,客气了很多,她像往常一样甜美的笑着说:“没关系,我只是在想办法让言城知道我的价值,他才不会跟我解约,毕竟我才是真正一心为他着想的人。”

    姜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她看来,李言城只要还喜欢着覃瑶,就不会容许南笙的存在。李言城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男人,对待感情这方面似乎也有一点精神洁癖。

    姜玟离开之后,南笙就开始打电话找别人,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毅君,张毅君再怎么说都是有娱乐圈纪检委称号的人,多多少少知道些什么。张毅君知道了南笙的想法,倒是有了一个主意,但是这是一个比较有风险的主意,不是他能掌控的。南笙感受到张毅君说话的吞吞吐吐,十分不满的说:“还有什么状况能比我现在更差了?不管怎么样,如果你有办法一定要告诉我!”

    “你应该知道李言城的舅舅李臣非这个人吧,据我所知,李臣非最近也在找覃瑶的麻烦,而且是大麻烦,估计和你的想法一样,想让李言城厌弃覃瑶。”

    南笙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问:“你的意思是让我跟李臣非合作?”

    李臣非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一般人还真的不敢跟他合作,他随时都会反咬你一口。更重要的是李臣非和李言城是死对头,如果李言城知道了她和李臣非合作,她怕是永远会被李言城嫌弃。

    张毅君把话放了出去,最后怎么决定还是要看南笙她自己。张毅君知道南笙的难处,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你可以不必直接出面,交易我来做。”

    南笙很感激的看着张毅君,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完全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