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毁了她
    “薛总,这么晚了,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薛云深释然的笑了笑,靠在自己的车子边点燃了一支烟,悠然的说:“我听说有朋友来到了这里,当然要过来看一看了,没有想到的是李言城居然也来了。”

    林林面无表情多的看着薛云深,也没有去搭理他,转身走进了院子里,将没有关好的门关上,他抬头看着亮堂堂的房子,心里无比的郁闷。

    薛云深被关在了院子的外面,等了一会儿之后才将手上的烟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落寞的走进了车子里,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李臣非在家里收到了几个老股东的消息,挂完电话之后李臣非在书房里沉思,张毅君又给他打来电话,李臣非看着不断响起来的手机,很不爽的接了电话。

    “你之前应该跟我说过你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可是现在我得到的消息是说李言城他后天才会回来,而他在石榴村住的这两天,你知道我们将会失去多少机会吗?万一李言城把覃瑶带回来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电话一接通,张毅君就开始吐槽,和李臣非的合作一直就让他心里很不舒服,这一次找到一个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的怼一下李臣非。李臣非很冷静的听着张毅君的怨言,等他停下来之后再说:“说够了?我只说过我会尽量去做,但是我没有说过我一定能让李言城在当天就回来。让他等两天之后回来已经是我做的最大的努力了,我估计在这个世界上因嘎嘎i没有别的事情能让他这么快地赶回来了。“

    “那是你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李臣非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面对着身后的书架,声音低沉着说:“自然是有很好的打算,覃瑶不是不愿意离开言城嘛,那我就想办法逼着他们两个人分开,你说如果然覃瑶趁着李言城不在的时候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李言城还会接受吗?”

    张毅君听到李臣非的话,心里不禁冷了几分,难怪大家都说不愿意和李臣非合作,这个人就是一条毒蛇啊,这种事情也能做的出来。他张毅君虽然被很多娱乐圈的人唾骂,可是他翻出来的东西都是真的东西,李臣非的这种想法实在是太毒了。

    “可是你要怎么做呢?去哪里找那个男人?”

    “男人嘛,满大街都是,尤其是那种乡村里面,粗鲁的人就更加多了。随便找上一个或者更多的人,最好还要让别人发现并且拍照片传到网上去,让覃瑶身败名裂!至于我具体怎么做也用不着你操心了,这些拍照片的人就你去安排好了。”

    偷拍的活是张毅君的老本行,就算是他自己不能亲自去,也可以找别的很靠谱的人过去把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张毅君和李臣非挂了电话之后就去找南笙了,南笙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喝着酒,客厅的地上全部都是酒瓶。

    张毅君在地上随手拣起来一个酒瓶都是价值很高的用来收藏的酒,他干涩的笑了笑说:“这些不都是你用来收藏送给李言城的吗?怎么自己喝完了?”

    南笙坐在地毯上,身子靠在一边的茶几边,妩媚的笑着,眼角微红,真的美极了。她笑着说:“李言城他不会要我的酒的,他的酒比我更多,每一次我给他送酒,他都没有一点点的兴奋,都是当场喝完,我以为他会像我珍惜他一样去珍惜我送给他的酒的,可是他不会,他不会!“

    南笙歇斯底里的尖叫让张毅君很不舒服,张毅君蹲在南笙的身边,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南笙,你能不能做回你自己,你忘记了吗?以前你是一个连酒都不沾的人,为了李言城你疯狂的喝酒,可是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而且还遍体鳞伤。李言城他不值得!“

    “谁说言城不值得,他值得,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只是我太没用了,得不到他的爱而已,可是你知道我有多么想要得到他的青睐嘛?哪怕是人群中的一眼,我都会很开心。我做到了,在公司的艺人当中,我是和言城关系最好的,可是现在,覃瑶来了,一切都变了,都怪那个女人!“

    张毅君看着南笙疯狂的样子,忍不住跟她说:“没关系,很快这个女人就不能再干扰你了,相信我,你不会等太久的。“

    “什么意思?“

    张毅君站起来走到南笙家客厅多的酒柜边看了看说:“李臣非打算找人毁了覃瑶,估计那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只等着李言城从石榴村回来,计划就可以进行了。“

    “毁了事什么意思?“南笙脑子里想象了无数种可能,她这一段时间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毁了覃瑶,但是她只能想想而已。

    张毅君和南笙对视,眼里满满的都是恶趣味,南笙很快的就明白了张毅君想要表达的意思,她也吓了一跳,紧张的问:“这是你的主意还是李臣非的主意?“

    “当然是他的主意,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李臣非这一次真的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了,难怪之前有人跟我说李臣非对他的女儿都特别的狠心,我还不相信,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人的眼里估计只有自己的利益吧。“

    南笙从地上坐起来,脸上红红的,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她站起来之后身子还晃晃哟哟的,张毅君立马上前扶住了她,轻声喊道:“你怎么了?“

    南笙拉着张毅君的胳膊,顺着他的力道坐在了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没事,就是有一点头晕。如果这件事情暴露了会怎么样?”

    “你担心这个做什么,就算是暴露了,也有李臣非在我们前面挡着的,李臣非和李言城的关系多敏感啊,再他们的面前,我们在这中间懂得手脚都不算什么。”

    张毅君更自信的是这件事情不会暴露出来,就算李言城猜得到他也拿不出证据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