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爬得越高跌的越惨
    覃瑶用手机给薛云深发消息,薛云深看了一眼,笑着给覃瑶回了信息:“没关系,只有事情闹得大,李臣非才能吃到大亏。不然怎么古人有句话叫做爬的越高跌得越惨呢?”

    覃瑶看到薛云深发过来的消息,心里也有了个数,既然李臣非腰玩的这么大,她也不会胆小怕事,大不了就撕破脸媒体上见。受邀请的人几乎全部都过来了,老婆婆以及石榴村里面几个比较年长的有资历的而且对石榴酒的制作历史很熟悉的人被安排在一起,薛云深这种咖位很大的也被安排在前排。

    李然在前面的台子上说了一大堆致敬词,覃瑶一句也没有听,她全心全意的关注着自己周围的变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集中注意力的覃瑶吓了一跳,原来是李言城打来的电话,总算知道打个电话过来了,覃瑶拿着手机离席,走到卫生间里面接了电话。

    “还在忙?”

    覃瑶对着镜子猛地翻白眼说:“对啊,我现在确实还挺忙的。你知不知道你舅舅准备收购石榴酒的销售版权?”

    “听说了,不过这件事李臣非交给李然去做了,李然是我的一个表叔的儿子,跟李臣非走的比较近。怎么了?你在石榴村碰到他们了?”

    覃瑶也没有隐瞒,直说道:“对啊,我看到李然了,既然你都说李然跟你舅舅的关系不错了,他应该也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吧。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现在我正在他主办的以尝石榴酒的酒宴上面。”

    李言城皱了皱眉,手指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他想了想说:“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问题?”

    “嗯嗯,肯定会有问题的,不过我能解决,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只是和你说一声,万一有什么不好的消息散步出来,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是吗?可是宝贝这是我给你打的电话,如果我不打给你,你是不是不会告诉我啊?”

    覃瑶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对着话筒不好意思的说:“老公,我这不是对你很放心嘛,我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会相信我不是吗?所以我才敢不跟你打招呼就这么做了啊。”

    说实话,覃瑶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没有底气,李言城冷哼了一声,心里有一些不爽,但还是很温和的说:“我让林林进去保护你。”

    覃瑶没有拒绝,虽然有薛云深的帮忙,可是她还是有一点慌,如果林林能进来就最好不过了,自己也能多一重保险。

    “好啊,谢谢老公,等酒宴结束了,明天我就回去。”

    李言城只是觉得覃瑶今天特别的乖,他很不习惯,端起面前的一杯咖啡喝了一口,过了很久才说:“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覃瑶笑得乐滋滋的。

    挂了电话之后,李言城就将自己眼前的咖啡推到了一边,早就冷了,喝起来更加的苦了。他把唐婷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让她去查李臣非喝石榴酒项目的事情。

    覃瑶站在卫生间外面的走廊上,她把窗户打开,站在风中,格外的清醒了。薛云深看到覃瑶这么久都没有出现,急急忙忙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覃瑶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进了大厅里面,两个人进行了眼神的交流,确认过没有事之后,覃瑶往后面挪了挪,找了一个清净的地方。

    她想要清净可是别人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才走了一步,旁边一个服务生端着的盘子一不小心抖了一下,几杯石榴酒全部泼在了覃瑶的裙子上面。覃瑶低头看着自己裙摆上面红色的酒渍,笑了笑,好老套的手段。

    服务生很着急的拿出纸巾准备帮覃瑶擦一擦,覃瑶往后退了一步,服务生连忙道歉说:“不好意思,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看到您在这里。“

    覃瑶心里有数,这件事跟这个服务生没有关系,应该是有人故意大的推了他一把。四周的人都围了过来,老婆婆看到覃瑶的裙子,很可惜大的说了一句:“只能换掉裙子了。“

    李然作为主办方也站出来说:“这件事我们负责,我现在立马就让人去给您准备一套衣服,要不,你现在去旁边的休息室里面休息一下吧。“

    覃瑶在李然安排的几个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件休息室,这里的东西准备的倒是很齐全。工作人员都离开了,休息室里面只剩下覃瑶一个人,林林来到休息室的外面敲了敲门问:“夫人,您还好嘛?“

    覃瑶听到门口林林的声音,心里暖了几分,她打开门出现在林林的眼前说:“我还好,你进来吧。”覃瑶把林林放了进来,林林一头雾水的走进房间里面觉得有一点不合适,却被覃瑶拉着推到了休息室的卫生间里面。

    “夫人?”

    覃瑶眨了眨眼睛奸诈的说:“没事,你先委屈一下,等一下我就放你出来。“

    林林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一脸懵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迅速的转了转,很容易就猜出来这中间有问题。李然亲自带着工作人员买来的衣服送到了覃瑶的房间,覃瑶坐在小沙发上看着手机,李然走进来之后很快的扫视了房间一遍。

    “覃小姐,这是给你的衣服,你看看合不合适。“

    覃瑶拿着衣服比划了一下想着应该差不多,她也不绕弯子直接说:“可以的,不过你叫我覃小姐是不是太见外了,难道你喊李言城也喊李先生嘛?“

    李然会意一笑,他从刚刚的客气一下子变得随意起来,表面随意,内心警惕。

    “我不是瞧着你们两个人都没有公布关系嘛,嫂子你又是公众人物,我怕我这样喊你不太好,你要是不介意,我以后自然还是叫你嫂子的。“

    覃瑶对于李然谄媚的笑容很无感,不想搭理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