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不能儿女情长
    李四月说的倒是实在话,就算是她和李臣非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吃饭,最后都有可能把桌子给掀了。杨琴重新坐回沙发上,很无奈的说:“我从来到李家的第一天,每天都能看到你们父女两个吵架,你还小的时候吵完架就会躲进房间里面或者去你哥家里,后来出国了,每次回来还是吵架,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误会不能解开呢?如果真的是因为我的存在……“

    “不是,跟你没有关系,小地时候不懂事才会把火撒在你的身上。我跟我爸之间的矛盾是不会解开的,杨琴阿姨,你是不是都知道我爸在背后做的那些事?“

    杨琴看着向自己询问的李四月,心里想着她问的应该是今天新闻上面报道的事情,她不愿意跟李四月说这件事,她不想看到李四月和李臣非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小月,你也知道你爸的事我都不会插手的,他公司的事情也不会跟我说,说了我也听不懂的。“

    杨琴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李四月点点头说:“我知道。“既然杨琴并不愿意多说,李四月也不会勉强她。现在时候还早,李臣非估计还在公司里,李四月等不及了,她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杨琴有些慌张的跟了出去,在李四月的身后问:“小月,你要去哪里?“

    “去公司,我要问清楚,他到底要干什么,非要和我哥作对。“

    杨琴立马去拦住李四月,站在她的面前说:“不要去,你爸根本不会听你的,他决定的事有谁能让他回转心意?你去了只会在公司和你爸吵起来的。“

    “难道我就这样看着他一直伤害我哥吗?还有我嫂子,你知不知道我嫂子差点就被他害惨了?“

    李四月一把将杨琴推开自己开着车去找李臣非了。

    杨琴有点着急,李四月虽然看起来文文静静,不太爱和不熟悉的人说话但是有自己的想法,每次和李臣非吵架完全不知道收敛,两个无比倔强的人在一起吵架,结果可想而知。她叫上家里的司机也跟着去了公司。

    李氏的董事办公室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杨琴赶到的时候,场面已经很混乱了,李臣非办公室外面挤满了人,杨琴从外面过来,让人叫来保安把这些人全部拉走了,李臣非显然是发过大火的,地上全是茶杯的玻璃渣,李四月很狼狈的坐在地上,杨琴都傻眼了,上前把李四月扶起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这里可是公司,你们要让整个公司都知道我们家宅不宁吗?像什么样子?“

    李四月扯了扯嘴角,冷冷的说:“我哥是不会和时千在一起的,就算你拆开了我哥和嫂子,我哥也不会接受时千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这个不孝女!“李臣非气得还想要朝李四月身上扔东西,李四月直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离开了。

    杨琴很无奈的看着李四月的背影,转过身来对李臣非说:“你这是干什么?你明明知道小月她跟言城关系比较好,你还这样做,不是明摆着让小月记恨你吗?”

    “哼,她知道什么?我这样做难道不是为了我们家吗?言城和那个覃瑶在一起能比和时千在一起好吗?覃瑶和时千能比吗?”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言城他喜欢和覃瑶在一起,你这是又何必呢,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不如随他们去。”

    李臣非能说是因为时家答应了会给他好处他才管李言城的私事吗?他也是要面子的,含含糊糊的对杨琴说:“你们不明白,我们都是商场上的生意人,做生意的最重要的就是利益,感情只会给自己拖后腿,我一大把年纪了没什么指望的,可是言城是我们李家的直接继承人,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言城他儿女情长呢?”

    这样的话说的有点过了,一向比较听话的杨琴都有点听不下去,李言城也是自己一步步的混到西城三大巨头的地位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被感情所左右。杨琴虽然不认可李臣非的话,但是也没有去说什么反驳他。

    李四月狼狈的走出来李氏,坐上自己的车子操控着她能操控的最大速度在马路上疾驰,在西城外环荒无人烟的地方转了一圈之后她找了一家医院,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李臣非直接将茶杯往她的身上砸过来,刚开始还没有感受到疼,现在好像起了一溜的水泡,看着都触目惊心。

    好巧不巧的她刚好在医院里碰到了芮笛医生,芮笛对李四月是有一点印象的,直接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亲自找了一些药来给李四月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李四月吸着气说:“你轻点,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

    “覃瑶是你的嫂嫂,现在可是媒体热议的人物,你哥还是李言城,你觉得我会不记得你?就连陈海星我都记住了,你们的生活实在是太丰富了。”

    李四月愣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胳膊上青紫的那一块,抽了一口气,还继续问:“海星姐怎么了?”

    “她前几天晚上带了一个奇怪的男人跑到了医院来看病,当时的主治医生要求那个男人摘下口罩,陈海星差点没有把医生给打了。后来她看见了我,就让我给那个男人看了嗓子。那个男人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李四月想了想,最后很不确定的小声问了一句:“是不是苏里?“

    芮笛点点头,将李四月的胳膊处理好之后又拿着面前沾着药膏抹在她的脸上,动作要温柔了许多。

    “之前是覃瑶接二连三的住院,然后是陈海星,再到你。那你说说看,你们几个的生活不精彩吗?正常的人哪里会像你们这样频繁的来医院呢?“

    很快芮笛就将李四月的伤口处理好了,芮笛的一个同事推门进来说:“芮笛,你的药我给你拿来了,你是烫伤了吗?还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