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宫廷甜品
    如果觉得吃腻油炸的话,杨明雕刻的白萝卜佛像,就有了用武之地,清新自然,又带着可口香甜的白萝卜,绝对是一个非常美妙的组合。

    伴随着咔擦一声,白萝卜应声而断,里面浅浅的甘流,便会潺潺流出,渗透到嘴巴里,甜甜的,很舒服。

    当然,作为不吃肉就会死的肉食类生物,四皇和卡普哪里会顾得上吃白萝卜?

    只能任由它在一边做摆设罢了!

    毕竟,他们这一桌可是顶级吃货,相互争抢的不亦乐乎,要是速度慢上一拍,别说抢别人的,就连自己那一份能不能保得住,还是两难之说。

    在吃过前菜,正菜之后,宴席也逐渐来到了即将落幕的阶段。

    满汉全席作为最高端的料理大全,自然没有忘记,在这个最后阶段,要放上甜品。

    此甜品,非一般的甜品,乃是宫廷御用甜品。

    它们的作用,一来是丰富美食的种类,二来也是解解馋,消除一下腻味。

    而作为宫廷甜品,自然而然,不只是单一的品种,而是由数种甜品搭配而成。

    由于数量比较多,这一次,不仅只是常见的白和君麻吕,就连宁次和丁次,也一同推车小车子出来,上面装满着美食,让人口水直流。

    轱辘!轱辘!轱辘!

    熟悉的车轴响起的声音,由远及近,勾动起来宾们好奇的目光。

    在品尝过前面那么多美味的料理佳肴之后,所有来宾的嘴巴都被养刁了,变得更加挑剔,希望品尝到更多不拘一格的美食。

    一双双好奇的目光,顺着白他们几人的方向,看着他们端上美食。

    当御膳豆黄、芝麻卷、金糕、枣泥糕,金丝酥雀、如意卷一一摆在桌上,交杂汇聚的香味蓬勃而出,如若火山爆发,陡然喷发出来。

    轰!

    一股香气洪流陡然爆发,将在场所有人席卷过去,如同惊涛骇浪拍向一艘艘小船,一下子就覆没过去!

    宛如天地初开,宛如宇宙大爆炸,这股汹涌的甜腻香味,刮起的旋风之大,之强,出乎人的意料!

    说时迟,那时快,不管是白胡子他们,还是海军他们,都被卷入香气漩涡之中!

    一时间,满堂甜腻香味!

    白胡子放下手中的筷子,脸上严肃的表情不翼而飞,露出惬意的表情。

    这就更不用说,同为四皇之一的大妈,夏洛特玲玲了,作为甜品的极致爱好者,她现在都快发疯了!

    大妈夏洛特玲玲不顾形象,完全无视了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若长龙吸气,猛地长吸一口气,将弥漫开来的甜腻芬芳,尽皆吸进肺里,就连整个人都仿佛充气球般,硬生生地大了好几圈,看起来特别滑稽。

    可这一切,都值了!

    大妈夏洛特玲玲感觉得到,伴随着香气灌体,她仿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快乐地要尖叫,要呻吟!

    “这是……何等美妙啊!”

    “此香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这一辈子能够闻到这股香味,不亏!”

    大妈夏洛特玲玲发出种种惊叹,整个人甚至高兴地站了起来,在原地跳起了舞蹈,好像只有这样尽情地宣泄,才能表示自己内心的愉悦之情。

    大妈夏洛特玲玲都这样,更别说其他人,只是稍微一抵触,便被攻陷了。

    白胡子他们纷纷将鼻子往桌上一凑,用力地一吸,脸上顿时露出无比陶醉的表情。

    那种感觉,宛若升上天堂!

    “太神奇了,这世上居然有这种美食!”

    “我活了这么久,也从来没见过这么香的甜品!”

    只见,在他们的视线当中,甜品像小山般倒在洁白的盘子上,金黄的金卷之间,红色的枣泥糕均匀地夹杂其中,竟给人一种整齐的层次感。

    黑芝麻的香味扑鼻而来,浓郁的豆黄香味缭绕鼻尖,这种种的一切,都不禁令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起来!

    于是,白胡子和大妈夏洛特玲玲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非常有默契地,相互不干预,不抢对方,默默地夹起一块自己喜欢的甜品。

    白胡子吃下一口御膳豆黄。

    这是……

    充满弹性的御膳豆黄在蹦哒,在飞舞!

    如同有着无数个乒乓球在舌道中上下弹跳!

    为什么……甜品居然做的这么有弹性!

    白胡子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这道甜品,心中震撼莫名!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甜品还可以做成这样的!

    白胡子吃下这口御膳豆黄,只觉得宛若释放出一条惊天魔龙,整个舌道都被一股好吃到爆炸的味道肆虐。

    一点味蕾,一寸领土,寸寸被魔龙侵蚀殆尽,到了最后,白胡子的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

    好吃!

    好吃到忘怀所以,仿佛世间一切烦恼都丢到九霄云外!

    “唔!实在太好吃了,可惜没有好酒!”

    白胡子贪心不足,一边品尝着口中的甜品,一边状似非常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只能举起自己的酒葫芦,往嘴里咕噜噜的灌了几口,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红发香克斯往嘴里塞了满满的一口枣泥糕,两边的嘴腮帮子都塞得鼓鼓的,好像一条金鱼似的,看起来颇为滑稽。

    不过,香克斯由于吃的太多,嘴巴太干,只是一会的功夫,顿时噎醉咙,在其他人好笑的目光中,他使劲浑身解数,不停拍打着喉咙,发出砰砰砰的响声,才勉强吞咽下去。

    “哈……哈……哈……活过来了!”

    香克斯吃得太急,好不容易咽下肚子,便拿起酒葫芦,往嘴里灌酒,对着白胡子很有同感地说道:“唉,可不是嘛,男人没有酒,就好像没有女人陪伴一样,心里闷得慌啊!”

    “不过……”

    香克斯眼睛骨碌一转,意有所指道:“我听说,在杨明自己开的小店那里,有专门卖的酒喝!”

    “是什么酒?”白胡子两眼放光。

    对于白胡子这种酒鬼来说,吃好的,不如喝好的!

    香克斯一脸向往地说道:“听说,一种叫黯然酒,一种叫猴儿酒,真是很想喝喝看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