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我真的没有和白做那事
    感觉自己找到了想要的答案,宁次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场面顿时冷清了下来。

    而宁次呢?

    则是静悄悄地走到其他地方,在地面上搜寻着杂草,准备编织一个花环。

    杂草非常容易找,随便在地面上到处都是,可要说到编织花环,却是一个心巧手巧的活,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为了自己的心上人,这些事情都不算什么,不是有句话,叫做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

    在名为爱情的力量下,宁次硬着头皮,用自己最不熟练的方式,将一根根细如发丝的杂草缠绕在一起,一点点地按照花环的模样编织起来。

    天知道,这对于一个从没有做过的男生来说,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但是,每当宁次抬起头,看着白那张盛世美颜的侧脸时,顿时感觉心中涌上无限的动力,勤快迅速地继续干。

    好一会的功夫。

    宁次松了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着手中编织好的花环,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个花环显得很简陋,但中间部位,宁次却很用心地将一朵鲜花镶嵌其中,让它看起来多了几分美艳的色泽,好闻的花香沁人心脾。

    而此时此刻,白还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之中。

    却不料,就在这时,冷不丁地,他感觉身后有个人将他揽住,脑袋骤然贴到他的脸侧。

    顿时间,白整个人都僵住了!

    白猛地清醒过来,语音发颤,说道:

    “宁次,你要做什么?”

    宁次将手中的花环轻轻地戴在白的脑袋上,借助着河面的倒映,白能够清晰地看到,中间那盛开的花朵非常灿烂。

    宁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白身上的幽香顿时扑鼻而来,让他忍不住揽住白的手臂更紧了些许。

    见状,白额头上顿时滴下一丝冷汗!

    这种情况,这种情形……难道说……

    想到那可怕的场景,简直不敢目睹,白不由地开始挣扎起来。

    可惜的是,如今宁次的实力,已经到了精英上忍的层次,哪怕白再怎么挣扎也只是做无用功,只是更加撩动着宁次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宁次用一种深情的语气,贴近到白的耳朵旁,吐着热乎乎黏湿湿的气息,说道:

    “白,你还记得吗,当初杨明老板曾经举办的那一次比武招亲,那一次我打败了无数竞争对手,最后还战败了勘九郎,才终于获得了第一名。”

    “按理来说,你可是我的新娘呢!”

    听到这话,白一脸尴尬,就差把囧写在脸上。

    能不能别提这个话题!

    那就是杨明老板的错啊!

    宁次搂住白的胳膊,不知不觉中更紧了,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宁次温度越来越高,宁次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起来。

    “白……我想……”

    不用明说,光是看宁次这副模样,白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是要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的节奏啊!

    白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也顾不得伤害到宁次了,身上蓦然涌出一股寒冷的气息,冻僵了宁次的双臂,浑身使劲挣扎,从他怀中逃也似的逃窜出去。

    “白……你……”

    见状,宁次只觉得心中好痛,仿佛被一根尖刺刺破心脏一样。

    白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脸上脖子根赤红一片,惊慌失措地朝着外面跑去。

    “宁次,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做那样的事情……”

    “我们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

    轰!

    宛如晴天一声霹雳,宁次只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上,茫然失措!

    “为什么?为什么白你不肯接受我?难道我就连丁次都不如吗?”

    此时此刻,宁次陷入到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白没有听到身后宁次的声音,仓皇地从林中跑出,回到杨明一行人所在。

    当其他员工看到白面色红润,呼吸急促,这么急匆匆地跑出来,联想到之前宁次和白一起进入小树林这么长的时间,不由地开始脑补起来,长枪依在,坚持耐久!

    卧槽!

    没想到,宁次这么能干!

    这小子看起来平时那么老实,原来是这种人!

    众多员工面面相觑,仿佛了然于胸,看着白露出一丝好笑的神情。

    不过。

    在看到宁次迟迟没有从小树林出来,众多员工不由地开始浮想联翩起来。

    难道说,不是宁次那么能干,而是白吗?

    难道,宁次已经被榨干得直不起腰,走不动了吗?

    又或者说,宁次已经累得趴在地上了?

    种种不同的猜测,直到他们看到宁次从小树林里面走出来。

    宁次一脸恍惚,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僵硬地抬起脚步,酿酿跄跄地往前走去。

    可这落在众员工眼中,意味就完全不同起来!

    看看宁次这表情,明显是欢愉过头啊!

    看看这僵硬的步伐,明显是已经累得走不动啊!

    再看看这酿酿跄跄的脚步,卧槽,他们到底都干了什么动作姿势啊!

    雷牙一脸调笑,凑了上去,一把揽住宁次的脖子,好笑道:

    “行呀,小子,没想到你这么能干!”

    “啥?”宁次一脸懵逼,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雷牙在说什么!

    “你小子还跟我装糊涂呀!”雷牙重重地拍了拍宁次的肩膀,痛的他直咬牙,调笑道:“我们都看到你和白走进小树林这么久,白还一脸红润,衣服凌乱地跑出来,你敢说你们没有做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没有!”宁次绝口否认。

    他也很想做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啊!

    可是白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啧啧啧!”见状,雷牙一副我懂得表情,调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嘛,总会有冲动的时候,这又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真的没有冲动啊!”宁次都快哭了!

    “咦?不是冲动,那么就是蓄谋已久啰!”雷牙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看着宁次,笑道:“行呀,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一手,赶情哪天教教老哥,我也想学一下!”

    听到这话,宁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