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紧急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师菊香急忙赶到了人堆前,后面跟着的沙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傅有为没等师菊香开口,直接冲了上去,“你们这是干什么?不知道现在防洪大堤不能捕鱼吗?还不快散开!”

    这个时候人群慌忙散了开来,一看穿着警服的傅有为,正在抓鱼的人不由一慌,手一松,一条足有十多斤的大鱼立即脱手而出,大鱼在地上不停地跳动,旁边的人赶紧去抓,大鱼滑溜得很,哪里抓得住,几个人乱成一团,河堤本来就不是很宽,中间还放了一个渔网,大鱼一冲,人群一乱,一个站在堤边的人被混乱的人群一拱,“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河里,好在一直手还抓着河堤。

    “不好了,有人掉河里啦!”这下可把这群看热闹的人给吓着了。师菊香和文舍予猛地心头一震,“快救人!”师菊香和文舍予异口同声地喊道。这个时候人群散开了一条路,却见掉进河里的那个人正在拼命挣扎,眼见就要支撑不住了。

    文舍予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猛地冲了上去,将路上的渔网抓起往旁边一扔,猛地往前一扑,就想抓住掉河里那人的那只手,但是就差了一点点,文舍予的手都碰到了那人的手了,但是却因为下雨太滑,一把没有抓住,那人大叫着救命,滑进了河里,眼见就要被湍急的河流卷走。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师菊香则在后面叫道:“文舍予同志,小心啊!”

    文舍予根本脑子里来不及想什么,看着那人逐渐滑入河里,就要被河水卷走,飞快地从地上窜起来,照着那个人的地方略往前两米的距离扑了下去,“扑腾”一声,河边溅起了巨大的水花,文舍予已经跳入河里,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堤岸,另外一只手则紧紧抓住了撞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

    堤岸上,师菊香大喊一声,“傅有为,快救文舍予!快,快,快救人!”

    文舍予只感到大水要将自己吞没的感觉,右手手臂处一股剧痛传来,差点让他松开了手,但是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绝对不能松手,否则就是两条人命。

    好在傅有为反应极快,到底是公安局副局长,已经奔过来,抓住了文舍予的手,嘴里大喊道:“快过来帮忙!”这个时候,梁鸿声和其他的人都过来一个接着一个,牢牢地抓住了傅有为,终于让文舍予有了一丝依靠,但是水势太大,一时间居然没有把文舍予拉上岸来。

    这个时候捞鱼的人灵机一动,操起捞鱼的网,把文舍予和那人一起操在了网中,一起用力,终于把文舍予和落水的人救上了岸。文舍予就如同虚脱了一般,顾不得满地泥泞,一屁股坐在地上,左手紧紧地捂住了右手的肩膀处。

    {看正z版*章t(节gs上b(v%~

    被救上来那人也紧紧地喘着粗气,像吓傻了一般。

    师菊香这个时候跑了过来,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文舍予的手,眼睛中已经泛着泪花,“文舍予同志,你是好样的,你是抗洪英雄,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对你的壮举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慰问,手臂不要紧吧?”

    看着已经成了落汤鸡的师菊香,文舍予心里也多了一丝温暖,这个女人也不容易啊!“师书记,只要落水的人没事就最好了!”

    “梁鸿声,你马上送文舍予同志去医院,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梁鸿声有些犹豫,他的责任是保护好师菊香。

    “去!这么多人在这里,我还会出什么事,一定不能让文舍予同志有什么事!”师菊香脸色一沉。

    梁鸿声赶紧答应一声,扶住了文舍予。

    “师书记,我没事,就是拉了一下韧带,现在这里险情多多,我还是陪你看完这里,再回去擦点酒精什么的就行了!”文舍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他现在完全有理由离开这里,但是看着师菊香,也许是想着这个独身女人的不容易吧,文舍予决定陪师菊香看完这里再回去。

    天色已经几乎黑了下来,旁边的人已经打开了应急照明灯,河堤上的临时电灯也亮了起来,师菊香深深地看了一眼文舍予,“你真的没事?”

    文舍予随意甩了甩手,“师书记,你看,我这不没事吗!”

    师菊香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安排道:“傅有为,你马上将堤岸上无关的群众撤离堤岸!”又对这些心有余悸的人说道:“乡亲们,请你们退出河堤,这里时刻有垮堤的危险,我再三强调,这里不能捕鱼,请你们配合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刚才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万分危急,幸亏有文舍予同志啊!”师菊香有些声嘶力竭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建臣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师、师书记!发,发生了什么事?”

    师菊香看见刘建臣,气不打一处来,“刘建臣,你身为清水镇书记,在抗洪救灾期间,严重渎职,抗洪不力,造成严重的后果,就地免职!由镇长杨伟暂时代理书记一职!”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刘建臣立即蔫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了河堤上。

    文舍予、梁鸿声、傅有为等紧紧地跟了上去。

    刚到村子里,一个人就迎了上来,“师书记,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杨伟,其他的都不说了,你告诉我,还有几个人没有撤离?”原来这个人就是镇长杨伟。

    “师书记,还有三个人,任你怎么说,也不愿意出来,我已经叫了人过来,准备将他们抬出去!”杨伟焦急地说道。文舍予感觉这个杨伟是发自内心的焦急与无奈,比那个刘建臣强多了。

    “还做什么准备,马上去把他们抬出来,这个时候人命关天,还讲什么理由!傅有为,赶紧安排,出了人命,我唯你是问!”师菊香果断地下达了抬人的命令。

    杨伟走在前面带路。文舍予这才打量了这个清水村,原来这里就是一个低洼处,一旦决堤,这个地方就会成为一片汪洋,的确十分危险,难怪师菊香如此担心。

    走到一个孤零零的楼房处,师菊香道:“你们暂时不要管这里,去把另两个人都抬到这里来,我们等下一起走!”

    杨伟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师书记,您先走吧,这里实在太危险了,有我们在这里就可以了!”

    “我走什么,他们三个人不走,我也不走,我看看你们工作是怎么做的!”师菊香没有理会杨伟,直接进了屋。杨伟看了一眼傅有为和梁鸿声,傅有为微微一摇头,和傅有为带着几个人离开了,估计是抬人去了。

    天色已经黑了,但是雨势却一点没有小。师菊香走进了屋里,梁鸿声对着在堂屋里做着的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说道:“老人家,县委师书记来看你来了!”

    老人赶紧站了起来,“师书记?你好?”

    师菊香握住了老人的手:“老人家,你们好我才能够好,现在水势这么大,河堤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村子里已经不能呆了,我们要马上撤离出去,等洪水退了,我们在一起回来,重建家园,好不好?”

    “师书记,我都六十好几了,再说了,每年防汛救灾,我们这里也没有倒过啊!”

    “老人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你马上走,鸿声,你和他们几个,立即和老人家一起走,我在这里等傅有为他们!”

    “师书记,这,您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到堤上等傅局长他们!”梁鸿声有些为难,他关心的师菊香的安全。

    “执行命令!”师菊香沉声说道。

    “梁秘书,我在这里陪着师书记,你就先把老人先送过去吧!”

    梁鸿声点了点头,“好吧!”他太了解师菊香的脾气了,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别人怎么也改变不了。随即带着两个人,扶着有些恋恋不舍地老人朝外面走去,老人还一步三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