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迷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文舍予难得在办公室里,对下面报上来的受灾情况进行统计,苏小美十分神秘地来到了文舍予的边上,“舍予、舍予,你都听说了吧,那个副县长刘国安都被抓了,而且他居然有十来个情妇,其中有一个还是我们县那个著名的支持人余敏华,不过就因为这个刘国安,余敏华在家里割脉自杀了,你说惨不惨,还有刘国安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了,他有那个本事,应付得过来吗?”苏小美还是十分有料的一个美女,也是县委办的一枝花,追她的人不在少数。臧云鹏就在追求者之列。不过似乎苏小美对这些追求的人都不感兴趣,倒是对文舍予这个新来的人显得有些亲近。

    你看,穿着白衬衣的苏小美丝毫不注意自己裸露在文舍予的眼底,一只手衬在文舍予办公桌上,眼睛看着文舍予,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文舍予一抬头,就看见了苏小美的深v,白花花的,赶紧挪开了眼睛,“小美,有些东西不信也罢,不知道是真是假,再说了,这些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就行了。”

    “舍予,你不知道吧,那个张剑秋,就是在饭店里和你闹别扭的那个人,他是刘国安的秘书,一双色迷迷的眼睛,这次也一起被抓了,活该,那样的人早就要开除革命的队伍,败坏形象!”看来,苏小妹也被张剑秋占过便宜才是,否则用不着这么幸灾乐祸。“还有清水镇那个刘建臣也被抓了,真是活该,还想着陷害我们!”苏小美唯恐文舍予不知道这些情况,一个个的都说了出来。

    文舍予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小美,这些事,我们都不要去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你的数据都出来了吗?可不能出错,过几天我们把各自的数据对一下,就算完成了一件事情。”文舍予不想再就这些事说下去,直接转移了话题。

    “呀,我的数据,我刚才忘记保存了,糟了!”说到数据,苏小妹叫了一声,赶紧跑了过去,不过苏小美很快又跑了回来,在文舍予的耳边说道:“舍予,今天晚上请你吃晚饭,你一定要来啊!”等到文舍予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小美已经快步走了。

    不久,臧云鹏神神秘秘地走了过来,“文大哥,今天晚上苏小美是不是请你吃饭?”

    “是啊,怎么了?她刚跑过来说的,为什么她今天请吃饭啊?”文舍予分明看到了臧云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与不快!

    “不知道,她刚才也专门请了我!行,那我们晚上见吧!”臧云鹏转身要走。

    “我还不一定有时间,到时候再说吧!”

    “哦,文大哥,现在事情多,你如果没有时间的话,我到时候和小美说一下,还是工作为重!”臧云鹏似乎巴不得文舍予没有时间。

    “行,那我先谢谢你了!”文舍予一项一项对起数据来。

    l;最+新`g章$节上rly

    整个一天,办公室里的议论沸沸扬扬,都是刘国安等几个人的事情。不过文舍予他视若未见,认真地看着电脑里的数据。他这才发现,这些数据和他再现场看到的完全是两回事,但是要把这些数据一一核对清楚,然后逐步落实到位,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工程。虽然文舍予负责的是数字上的核对,这是一个既轻松又庞大的工作,既费力也不大讨好的工作。说轻松,他完全可以什么都不管,就说数字没有问题,说庞大,要想落实清楚,就要走遍受灾地区,进行大量的调查工作,而且最后这样的工作极有可能是累得要死,还不讨好,搞不好,还落下埋怨。

    正在走神的时候,梁鸿声走了过来,把文舍予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递给他一个文件,文舍予结过文件一看,是《沙城县2016年洪涝受灾困难群众生活救助和因灾倒损房屋恢复重建实施方案》,文件对做好受灾困难群众生活救助和因灾倒损住房灾后恢复重建工作进行周密的布置与安排,要求在2016年底完成倒损房屋灾后重建任务、所有房屋恢复重建户入住新居。

    文舍予一阵苦笑,“梁主任,我现在很是困惑不已,师书记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份工作?”

    梁鸿声笑了,“我看今天办公室的人都在议论着一些事情,只有你好像没有参与,你怎么不参与呢?还有你认为师书记安排这份工作怎么样?”

    “这些说长道短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我不喜欢参与,至于说到现在的这份工作,说实话,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工作!而且这份工作的工作范畴应该不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才是,这应该是监察部门吧?”文舍予实话实说,他觉得梁鸿声还是值得信任的。

    “你觉得师书记待你怎么样?”梁鸿声没有回答文舍予的话,而是反问道。

    “挺好的!”文舍予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尤其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师菊香不出面,最后是一个什么结果,谁也不得而知。

    “那就行了,你相信师书记就好了!越是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你把他做好了,就越能体现你的不同价值,对不?”梁鸿声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文舍予。

    “刚刚过来,的确有一种难以入手的感觉!”文舍予决定向梁鸿声讨教一下。

    “你这些天以来做得不是很好吗!相信自己!”梁鸿声却是点到即止。

    文舍予从梁鸿声那里出来,手里拿着那份灾后重建的实施方案,眉头紧锁,依然有些难以下手的感觉,这是他到县委办工作以来,第一次感到了迷茫。梁鸿声似乎话里有话,但是却有时点到即止,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