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各怀心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文舍予把手机关机交给了傅有为,“傅局长,这个事情咱们必须一查到底,出了任何问题,我一力承担就是!”说完,文舍予带头向楼梯走去,林建军的这个电话不仅没有让他退缩,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那团火焰。

    傅有为一愣,但是还是跟了上去。

    文舍予刚到包厢门口,就听见包厢里面传来一阵阵调笑声,声音有些不堪入耳。

    文舍予推开了门,却看见一个十分性感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正将手臂绕在一个穿着衬衣、戴着眼镜男人的脖子,手里端着一杯酒,正送往嘴边,男人的一只手也正绕过女人的脖子,手上也端着一个酒杯,正送往嘴边,两人的胸脯已经紧紧贴在了一起,桌子上还有一男两女在坐,其中还有人拿着手机在对着两人拍照。

    看到有人进来,眼镜男人顿时停了下来,不过姿势却丝毫没有改变,只是对着文舍予喝道:“你是什么人?快出去!”

    文舍予淡淡地说道:“请问哪位是卫之成书记?我是来找他的!”

    眼镜男愣了一下,语气稍微有所缓和,“你是谁?你找卫书记干什么?没看到这里在宴请贵宾,吃饭吗?你先出去!”

    “宴请贵宾吗?我怎么感觉像是在男女**!”文舍予丝毫没有客气,他感觉这个卫之成根本就肆无忌惮。

    “这关你什么事?快走,要不我叫人了!”男人有些恼火。

    “不行,我有急事要找卫书记!我一定要找到他!”文舍予却丝毫没有放松。

    眼镜男这个时候才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松开了搂着女人脖子的手,慢慢坐了下来,充满你狐疑地看着文舍予,“我就是卫之成,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这个事情我想单独和你谈谈!”文舍予毫不示弱地看着卫之成。

    “胡闹,这里都是我尊贵的客人,有什么事,等我吃完饭到办公室去说!”卫之成勃然变色,这些年,已经很少人这么不给他面子了。

    “这恐怕由不得卫书记。”

    “保安,保安,不是说这里不准人随意进来的吗?怎么能够让一个人这么没有素质就跑了进来?”卫之成居然不再理会文舍予,直接叫起了保安。

    这个时候,傅有为走了进来,“卫书记,我觉得你还是配合一点比较好!文秘书的确有时间想和你谈谈!”傅有为一直在门口站着,想先看看情况在说,他担心这个云岭山庄随时有人会进来,因为他们的行踪已经被监视。

    卫之成认识傅有为,“傅有为傅局长?是你,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没有看见我正在宴请投资商吗?耽误了招商引资,你们公安局来帮我完成吗?”卫之成似乎并没有把傅有为当作一回事。

    “你完不完的成招商引资与我傅有为和公安局没有丝毫的关系,我是执行任务来的,现在请你这个大书记配合,否则我就要清场了!”傅有为今天三番五次受阻,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

    “你敢?”卫之成站了起来,语气也加重了不少。

    傅有为咳嗽了一声,随后门口进来两个人,“卫书记,我们只是想和你谈谈,你又何必把事弄得不可收拾呢?”

    卫之成看此情形,似乎并不惧怕,咬着牙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洛县长,我是之成啊,我现在在云岭山庄宴请一位非常重要的投资商,但是公安局副局长傅有为却带人闯了进来,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扬言要把我带走!我想问问您,这个傅有为执行的谁的命令,还讲不讲规矩了?”看来卫之成和县长的关系不错,居然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县长告状。

    卫之成嘴里的洛阳,正是沙城县的县长,此时也是刚刚开完灾后重建的会议,在政府的食堂吃饭,接到卫之成的电话,不由一愣,近年来,沙城县的招商引资都是打的江景牌,卫之成所在的临江镇走在了前列,也是刚刚受过表彰的。但此时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自己的确没有接到有关的信息,要对卫之成采取措施啊!

    :看●正`版章节$#上zzn

    “之成同志,你要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既不要拂了这个投资商的面子,也不要和傅有为同志发生冲突,把事情弄清楚,把话说清楚。我马上和傅有为联系!”洛阳这个话说得有些模棱两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只能如此,他相信傅有为还不至于胆大包天,擅自做主要去对一个乡镇的一把手采取什么行动。

    洛阳想了想,马上拨通了林建军的电话,傅有为的行动,他相信作为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的林建军是清楚的。

    “建军,你们公安局副局长傅有为今天是不是去云岭山庄执行什么任务啊?”洛阳在电话里直接问道。

    “洛县长,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知道傅有为在云岭山庄执行任务,想必应该是师书记那边安排的,难道师书记没有和您通气吗?”林建军本来就因为文舍予挂掉电话,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见洛阳也不知道这回事,不由在话语里添了一点东西。

    “今天上午我一直在举行灾后重建的会议,想必是师书记没有来得及告诉我,呆会我和师书记打给电话,了解一下,行了,你注意一下这个傅有为的尺度,可不要弄得下不了台就好!”洛阳心里基本明白,如果林建军都不知道的话,这个事情十有**就是师菊香安排的事情,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想必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这样肆意妄为,既然是这样,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说不定还可以欣赏一场好戏呢?

    林建军挂掉洛阳的电话,心说,“我把控什么尺度?我也要把控得了啊,傅有为,既然你要闹,那你就去闹吧!老子不管了!”林建军干脆去休息室休息去了。

    卫之成挂掉来洛阳的电话,等着洛阳给傅有为打电话,但是傅有为的电话却是一声不响,他不知道的是,文舍予已经关掉了傅有为的电话,他更不知道的是,洛阳根本就没有给傅有为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