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师菊香的往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师菊香带着梁鸿声今天到沙城市委书记韩保国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韩保国是江南省委常委、沙城巿委书记,也是下一任江南省省长呼声最高的人选。到了韩保国的办公室,梁鸿声就知趣地办其他的事情去了。

    “菊香同志,沙城县的灾后重建进行得怎么样了?这可是关系到几十万人稳定的大事,耽误不得啊!”知道师菊香来了,韩保国推掉了很多的人和事,接待了她。

    “保国书记,今年沙城的灾情是最为严重的,为了确保灾后重建任务的完成,我们县委、县政府也是一路绿灯,现在相关的资金与物资均已经落实下拨。”师菊香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

    韩保国看了一眼师菊香,“菊香,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你和海风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是了,你这个巾帼英雄什么时候学会吞吞吐吐了?”

    “保国书记,好好的,你提那人干什么,我与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提到秦海风的名字,师菊香不由神情一黯。这个秦海风不是别人,正是她离婚多年的丈夫,也就是师素素的亲身父亲。

    韩保国、师菊香、秦海风原本是同学。秦海风是京城秦家的二少爷,毕业后没有多久,师菊香就和秦海风结婚,,随后就生下了师素素,但没过几年,师菊香与秦海风离婚,带着女儿素素来到了江南沙城市,任沙城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与秦家再无往来。

    几年前,韩保国则从京城某司长的位置到沙城担任一把手,才又和老同学兼老朋友的师菊香见了面。韩保国一直尽最大的努力想帮帮师菊香,但是师菊香却并不领情,能够不见面就绝对不和他见面,所以今天听说师菊香来汇报工作,韩保国推掉了所有的事情,另外,他还有事情想和师菊香沟通。

    “唉,我正是搞不懂你们两个,问海风,他缄口不言,问你吧,你又避而不谈,好了,还是先说工作吧,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只要我能帮的。”韩保国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很师菊香并排坐在了一起。

    “我想说的是,在这一次的灾后重建中,沙城的人事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师菊香说得比较委婉。

    “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韩保国没有问其他的,只问需不需要他帮忙。

    “暂时来看不需要,但是肯定会要,有些东西你知道的。”师菊香丝毫没有客气。

    “这次我可能会动一动!”韩保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话题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是一个有抱负的人,需要更高的平台,也能够适应更高的平台。”

    “你不想动动吗?”韩保国直视师菊香。

    “我?我的确没有想过,这些年已经适应了下面的生活,只是一些具体的问题多一些。”

    “这次市里面有些同志因为工作原因会离开现有的岗位,最近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也在考虑通盘考虑岗位的人选问题,你要知道,干部是个关键问题啊,尤其沙城市政法系统,这些年还是有些畏手畏脚,老百姓议论很多啊!”韩保国像是在自言自语。

    “把沙城县的这一轮事情了结之后,我好好考虑,谢谢你,保国!”师菊香低低的声音说道。

    “你也是的,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岗位上,但是朋友归朋友吗,有事没事多打个电话,见见面也是可以的,素素这还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首n发xz

    “那孩子今年上高三,马上考大学了,就在县一中。不过因为这孩子,我还发现了一个人才。”师菊香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哦,你的眼光向来独到,包括当年选择海风……”话没说完,韩保国又缩了回去,意识到有些不恰当的地方。

    “没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说了就说了,就是素素这孩子的班主任,当时也是心气来潮,去参加了一次他们的家长会,顺便了解了一下学校的发展情况。他们的班主任叫文舍予,那一篇发言稿写得相当到位,而且人也不错,我就干脆借调到了县委办公室,目前负责灾情统计以及灾后重建资金和物质的下拨清查。”

    “能得到你的赏识,想必定当不一样,下次见见吧!”

    “他还是一把没有磨掉棱角的石头,估计会扎着人,我也是先和你打个招呼!”

    “你刚才说他负责什么,灾情统计与灾后重建资金和物质的下拨清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韩保国敏锐地感到师菊香今天的来意,这似乎才是重点。

    “一些村镇发现了索拿卡要与骗取国家救灾资金的问题,具体还在进一步深挖之中,但是估计动静不会小!”

    “菊香,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为了见你这个老朋友,我可是推掉了好多的人和事,我跟你说的,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一起吃个食堂如何?”韩保国笑着对师菊香说道。

    “听保国书记的!”

    “好,很好!”

    韩保国和师菊香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市委的食堂吃了一个便餐,随后师菊香就和梁鸿声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梁鸿声试探性地说道:“师书记,我们今天可关了一段时间的手机,我看了有不少的电话。”

    “都有哪些人?”师菊香闭上了眼睛,靠在座位上。

    “有洛县长的,还有文舍予的,文舍予是打了您的,还有我的!”

    “要文舍予到办公室等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