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洛阳的心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接到梁鸿声的电话,文舍予和傅有为已经回到了县里面,不过正在街上的小馆子和傅有为狼吞虎咽,两个人一直到现在才吃中饭,早已经饥肠辘辘。接到电话后,匆匆扒了几口后,赶往师菊香办公室进行工作汇报。

    师菊香走进县委的大楼,洛阳就得到了消息。他今天挂掉林建军的电话后,在自己的办公室沉默了很久,最后决定向师菊香挂一个电话,想试探下情况,毕竟这个事情有些突然,他认为自己应该知道,而且他和师菊香之间没有大的冲突,这样的事情和他打一个招呼在情理之中,但是师菊香的电话接不通。

    洛阳自认与卫之成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上下级之间的往来是免不了的,尤其是近些年临江镇搞开发,他去过很多次,师菊香也是去过的,谁又能免得了一些日常的迎来送往呢?

    不过洛阳的心里现在还有一个疙瘩,就是有一天,他从临江回来向,他的口袋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块表,他原本以为没什么,一块表吗,能值多少钱?所以随便就扔在了一边。

    但是有一天,在银行上班的老婆章紫鸢回来看见了那块表,说出了它的价值后,他不由大吃一惊,就这样并不起眼的表居然价值近百万。这要是折算成钱的话,当作受贿的话,问题就大了。

    他有心把这块表交到纪委去,却又担心说不清出处,反而被怀疑,不交吧,又是一块心病。好在最近也没有接到什么可疑的电话,这也就意味着暂时是安全的。但是洛阳还只有四十二岁,他可不想止步于一个县长的位置,他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解决这个隐患。

    洛阳自从韩保国来沙城后,就想攀上韩保国这棵大树,但是韩保国不仅对洛阳不感冒,就是对洛阳的提携者,现在沙城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祝新锐似乎更不感兴趣。

    那天,洛阳是去专程找祝新锐的,目的是想把手表的事情告诉祝新锐,请祝新锐帮他拿拿主意的,当然,他也准备了礼物给祝新锐,每次见面,洛阳都会准备一些他认为适合的礼物。

    但是那天似乎选的时机不对,在祝新锐的家里,两人品着茶,祝新锐似乎话挺多,而且似乎一直在宣泄,话题与韩保国分不开,说的都是韩保国对沙城政法系统多次表示不满的事情。

    祝新锐情绪有些低落,还说了一些自己恐怕上不去的话。坐在一边的洛阳都没有插上话,最后祝新锐临时接到电话要出去,洛阳就只能离开了。

    结果洛阳因为仓促之间,把那块价值百万的手表放在了提礼品的袋子里,落在了祝新锐的家里,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又不好和祝新锐明说。后来打几次电话,祝新锐因为忙,没有见到面,表也就遗落在了祝新锐家里,也不知道祝新锐发现了没有。

    结果本来只有一个心事的洛阳,居然又多了一个心事,而且这个心事似乎比前一个心事更重。

    在沙城县,洛阳做事情还是规规矩矩的,尤其是和师菊香的泼辣作风比起来,师菊香做事情的风格要比他更男人一些,所以注定了师菊香的光芒要比他耀眼得多。

    洛阳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跟着师菊香的步伐做好本职工作,他坚信一个女人走到这个位置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尽管如此,仍然还是有着一些矛盾的。外界的的传言就是沙城县有书记没县长。

    洛阳心里明白,师菊香是一个想办事、办实事的人,有着鲜明的个性。洛阳也是佩服师菊香的,在几次找祝新锐未果的情况下,洛阳想和师菊香走得更近一点,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是拉近两人的一个契机呢?洛阳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思索着怎么办?最后他还是带上了门,朝师菊香的办公室走去。

    文舍予和傅有为来到了师菊香的办公室,师菊香直接说道:“之前在韩保国书记的办公室汇报,所以把手机关掉了,现在你们说说情况吧?”

    文舍予看了一眼傅有为,傅有为示意他先说。

    文舍予简单地把刘立平与袁洪文以及卫之成的情况说了一下,却没有说那个神秘上官飞霞的事情。

    师菊香没有直接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傅有为,傅有为想了想,“执行任务的时候,林建军局长曾经打了电话了解情况。”

    师菊香刚要说话,就看见梁鸿声带着洛阳走了进来,“师书记,中午的时候和你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没有接通,有些事情想和你沟通一下,所以就过来了!”

    文舍予与傅有为一看洛阳来了,都站了起来,洛阳一看,“哦,傅有为傅局长,你也在这里汇报工作,师书记,要不我们换个时间吧!”

    师菊香一看洛阳来了,“洛阳同志过来了,我开始在市委汇报工作,所以把手机关了,正好,文舍予与傅有为同志正在汇报灾后重建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你这个大县长也一起听听吧!”

    “好啊,最近政府也在考虑灾后重建工作中的督察问题,既然师书记已经考虑在前面了,那就麻烦两位说说吧,我回去之后,也安排大力配合两位的督导检查!”洛阳再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文舍予把刚才的情况又说了一遍,傅有为没有再补充。

    洛阳听完文舍予的汇报,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看了师菊香几眼,“有这样的事情?”

    看正版v、章“节*$上k$!;*

    “千真万确,所有有关人员已经被控制,对基本的事情都供认不讳,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还需要进一步深挖!”傅有为说话了。

    “查,一查到底!我这里也表个态,无论涉及到了县政府哪一个部门,哪一个人,都一查到底!一定不能让这些蛀虫逍遥自在!”洛阳的脸有些微红,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是他工作的滞后或者是失职。

    “文舍予、傅有为同志,既然洛阳县长都已经表态了,我的态度也是一样的,坚决一查到底,不论涉及到谁,一定要让这次的灾后重建工作干干净净!还有这个卫之成,立即深挖,当了几年镇上的书记,搞了几年开发,有那么一点成绩,又有些老子天下第一,想为所欲为了,搞裙带关系,拉虎皮,扯大旗,这样的干部早就变了颜色,县委、县政府对待这样的干部决不姑息养奸,立即进行深挖!”师菊香的话说得比较重,已经基本为卫之成的问题定性了。

    文舍予和傅有为站起来说了一声“是!”

    听到说起卫之成,洛阳这个时候的脸胀成了猪肝色,面向师菊香说道:“师书记,我还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沟通一下!”

    “好啊!洛阳同志,灾后重建以及今年后半段的工作我也想和你商量沟通一下!”师菊香这样一说,文舍予与傅有为起身告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