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反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师菊香随即驱车来到了韩保国家里,韩保国的家眷还在京城没有过来,只有他一个人和一个保姆居住。师菊香到家里的时候,韩保国已经泡好了热气腾腾的茶,看着有些憔悴的师菊香,韩保国笑道:“菊香,你有什么事情不能白天见面的时候说啊?”

    师菊香喝了一口茶后,把洛阳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韩保国听了之后,“这个洛阳当个县长还是不适合,没有一点原则性,把原则和人情混为一谈,迟早要出事啊!”

    师菊香淡淡地道:“你看现在怎么办吧?”

    “你啊,这个事情知道后汇报不就完了吗?直接走程序,到了哪一步就查到哪一步,不需要一点为难,现在倒好,你想做个好人,结果呢,好人当不下去,搞不好,别人还会以为你背后捅刀子!”韩保国颇有些责怪地说道。

    ptv

    “本来想洛阳这个人也不容易的,再说打配合的这几年里,在工作上也还是勤勤恳恳,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想帮他一下的。”

    “行了,你总是这么好心肠,但是人家未必会领情啊,现在关键是这个祝新锐啦,不知道这个手表还在没有在他的手里啊!”韩保国停顿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告诉师菊香:“这个祝新锐啊,这些年政法系统乏善可陈,又闹出了这么个事,看来换人是势在必行,菊香,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可要好好考虑啊!”韩保国没有回答师菊香的问题,反而转移了话题。

    第二十八章上班的时候,韩保国来到了沙城市纪委书记苏青林的办公室,苏青林微微一愣,韩保国这么早来,肯定是有事啊!“韩书记,有什么事情我去你办公室就是,这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韩保国身材高大,言行举止之间都有一种威严,当即一摆手,“是有一个事,可能你要费点脑筋了!”当即把洛阳以及祝新锐的事情说了一遍。

    苏青林五十多岁,身材单瘦,带着一副眼睛,“有这样的事情?韩书记的意思是?”

    韩保国看了一眼苏青林,“手表的下落是一个关键,而且速度要快,不能走漏风声!涉及到沙城那边,师菊香同志会大力配合的,到了那边,多听取师菊香同志的意见。”

    苏青林诧异地看了一眼韩保国,点了点头,“要不要向省委那边透透风?”

    “先把手表的下落确定吧,免得搞得满城风雨,最后不了了之,再说了,还是本着对我们的同志负责的态度办吧!”

    韩保国走后,苏青林当即安排了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许浩然前往沙城调查有关事情。

    许浩然接到任务后,直接来到了师菊香的办公室,师菊香还没有来得及合眼,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许浩然今天三十岁,是沙城市人,一个十分年轻的干部,连连办了几个十分漂亮的案子,深得苏青林的赏识。

    许浩然说明来意后,师菊香道:“在沙城我安排两名熟悉的同志配合你的调查!”

    很快,文舍予与傅有为来到了办公室,师菊香为他们介绍后,说了一个原则,“秘密调查不扩散,认真取证不冤枉。”

    许浩然略略有些奇怪,平时办案虽然有其他部门的同志参与,但是一般是以纪委自己的人为主,想不到这个沙城的案子却没有一个纪委的人。不过他也不好说,因为苏青林来之前,特意嘱咐,到了沙城后,多听取师菊香的意见。

    许浩然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直接就来到了关押卫之成的地方,需要从卫之成的身上得到到底是谁给了洛阳这块手表,在这个事情上,文舍予的观点是如果洛阳真的不知道有人送他手表的话,那么一切的始作俑者极有可能是卫之成。

    卫之成在里面关了这么久后,显得不再那么神采飞扬。看着文舍予几个进来,随即低下了头。

    傅有为把许浩然的身份介绍了一下,卫之成浑身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

    许浩然道:“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这样有利于争取宽大处理。”

    “该说的我都说了,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卫之成的脸上抽搐了一下。

    “我们问的是你知道在什么时候,是谁送了一块手表给洛阳县长?”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记错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卫之成的态度和昨天的态度判若两人。

    “卫之成,你搞什么?你昨天可不是这样说的!”傅有为敲了敲桌子。

    “我不知道,可能是我记错了,因为害怕我乱说的。”卫之成喃喃地说道。

    “卫书记,你这个时候不承认恐怕已经迟了,因为洛县长已经承认了,要不然我们市纪委的许主任也不会到这里来见你!如果你不说,那么只能是认定你行贿。”文舍予试图打垮卫之成新的心理防线。

    卫之成凄然一笑,“我都已经承认了收受贿赂,难道还怕承认行贿,不错那块手表就是我送给洛阳县长的,因为我想得到提拔,所以就送了这一块手表给他,昨天我怕自己担责,所以说成是别人送的,我以为说自己送了这块表给县长,县长一定会保我的!”

    文舍予突然脑海里一闪,对卫之成笑道:“卫书记,你可不要自误,很多事情你是抗不下来的,我不怕告诉你,我们能够得到你受贿的录音,就能够查到更多的东西,你也是一个干部,不为自己考虑,总要为你的家人考虑吧?”文舍予想试试卫之成。

    果然卫之成浑身一震颤抖,“你,你们的录音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送了手表给洛阳县长,其实这个事情你也瞒不住,只要洛县长回忆一下当天的人,我们就能够查得到,不过是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我不知道!”卫之成闭上了眼睛,显然他的内心在不停地挣扎,但是最后,卫之成始终没有再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