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又起波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许浩然三个人出来的时候,许浩然决定去找洛阳直接谈谈,傅有为也赞同,于是三人兵分两路,许浩然和傅有为一组,文舍予决定去云岭山庄去会会那个神秘的上官飞霞。

    只不过文舍予没有能够如愿,原因是他接到清水镇的一个老百姓的电话,说他的这次房子是在洪灾中被冲垮,完全符合补贴标准,但是却没有批下来。文舍予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机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既然人家打来了电话,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解决这些问题,所以他火速赶往了清水镇,同时,他还通知清水镇的书记杨伟。

    这个打电话的家庭在清水镇的拱桥村,是一个叫朱明新的人打来的电话,文舍予的电话是清水垸村的一个村民给他的,这个村民就是文舍予退还刘立平索要的辛苦费中的一个,他和朱明新是表亲,知道这个事情后,他立即把文舍予的电话给了朱明新,要他直接找文舍予。

    文舍予走到朱明新家的前面,就看见房屋垮塌了一半的样子,现在朱明新一家三口就住在没有垮塌的一半这边,文舍予前后转了一圈,这个理应属于灾后恢复重建的范畴。杨伟记得有这个印象,朱明新的家庭灾后恢复重建,镇上是盖了章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批下来。

    文舍予又在旁边的几个家里走访了一圈,都证实朱明新家的一半房屋是在这次洪灾中垮塌的,杨伟打电话到办公室又问了一下情况,朱明新当时的确申报了灾后重建申请,不过办公室反馈给杨伟,在清水镇,还有另外几家的申请没有得到批复,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有几家已经到镇上来问情况了,有些情绪还比较激动。

    文舍予问道:“这个东西的最终审批在哪里?”

    “灾后倒损房屋恢复重建领导小组是由县住建局、国土局、规划分局、民政局等部门抽调人员组成的领导小组,组长是常务副县长秦明东。”

    “你们镇上就没有问为什么这些家里没有批下来?”

    “问了,一句话,不符合规定。”杨伟也显得有些无奈。

    最#新章l节lm上”?

    文舍予想了想,随即要苏小美、藏云鹏问问其他的五个乡镇有没有类似的情况,然后逐一落实清楚。临走的时候,文舍予告诉朱明新,给他两天的时间,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答复。朱明新千恩万谢,文舍予却是心事沉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文舍予离开清水镇的时候,许浩然与傅有为那里已经和洛阳进行了谈话,看到这么快的时间内市纪委就派来了,洛阳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有些后悔吧这个事情告诉了师菊香,原本以为师菊香会替他隐瞒的,但是看起来师菊香似乎巴不得把事情闹大。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洛阳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于是一五一十地把告诉师菊香的话全部告诉给了许浩然与傅有为。但洛阳只记得拿手表的时间与那天的地点,猜测应该是在云岭山庄吃饭的时候有人放在他口袋里的。具体是谁?目的是什么,洛阳并不知道。

    洛阳还说自己已经将表的事情汇报给了师菊香,算是坦白交待了。

    “卫之成肯定知道是谁送的手表!”许浩然和傅有为有一个共同的想法,看来一夜之间有人给卫之成传了话,要他闭嘴,否则的话,卫之成不可能突然改了口风。

    许浩然当即决定,要傅有为和文舍予在沙城继续落实到底是谁送表的人,自己则回到市里进行汇报,因为现在的关键是手表已经不在洛阳的手里,而是到了祝新锐的手里。

    许浩然临走的时候,洛阳拉着他单独说了一些话,讲的内容是文舍予是违规调进来的人,而且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县人大代表卫之成进行了抓捕。真不知道,师菊香知道这个事情后,还会不会想拉洛阳一把。

    许浩然听了洛阳说的话后,不敢怠慢,随即赶回市里,向苏青林汇报了事情的进展,并就洛阳反应的问题进行了反应。

    苏青林随后把事情汇报给了韩保国,他已经感觉到,韩保国和师菊香的关系不一般,这不是一个什么大事情,不如人情送到底。

    韩保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不由笑了,师菊香本来是想拉洛阳一把,现在看来这个洛阳不仅不买账,居然还以为是师菊香捅了他的刀子,真和之前自己告诉师菊香的一模一样。

    韩保国告诉苏青林,文舍予的事情,师菊香事先和他打过招呼,至于卫之成的事情,也属于在灾后重建中特事特办,通报一下师菊香就行了。但是对于洛阳与手表的事情要迅速查清楚。

    沙城县,傅有为不知道洛阳单独和许浩然说了什么,他出来后,随即把和洛阳谈话的情况告诉给了文舍予,文舍予这才想起自己本来是要到云岭山庄去的,于是当即决定,立即赶往云岭山庄,他要再去见见这个神秘的上官飞霞。

    赶到云岭山庄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的时候,金黄色的晚霞撒到翼德山上,为整个翼德扇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外套,美丽极了。

    只可惜文舍予没有心情欣赏这满目青山夕照明的美景,径直来到了贵宾楼的后面,却被两名保安拦住了。

    文舍予说明来意后,其中一名保安告诉他,上官飞霞已经离开了云岭山庄。

    文舍予有些将信将疑,但是两名保安就是不让他上去,他也无可奈何,这毕竟是在云岭山庄,主人不要他进去,他也无可奈何。尽管文舍予相信事情不可能这么凑巧。昨天还在,今天自己来找她,却又已经走了,这不是有意躲着自己吗!

    文舍予不想这么轻易地离开,他思索着这个上官飞霞不定在什么地方看着自己呢?

    文舍予想了想,随后离开了这栋贵宾楼,回到了车上,他要司机把车开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他决定在这里蹲守,想来个守株待兔,一直守到上官飞霞出来为止。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喧嚣了一天的山庄也逐渐安静了下来,山庄的路灯都已经开启了,文舍予的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这栋贵宾楼的出入口,他相信,上官飞霞一定会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