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酒不醉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的师菊香脸上已经有些微红了,文舍予站起来,帮师菊香夹了点菜,“师书记,先吃点菜,填填肚子!”

    师菊香夹起文舍予的菜慢慢放进了嘴里,慢慢地嚼着,放佛在思考什么?文舍予又帮师菊香添了半杯酒,自己则倒了整整一杯酒,人家师菊香作为县委书记,敬了自己的酒,这个酒自然是需要回敬的。文舍予不知道师菊香的酒量,不过出于尊敬,就给她倒了半杯酒。

    文舍予正准备站起来敬酒,师菊香抬起了头,“舍予,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文舍予愣了一下,赶紧又坐了下去,“打算?我刚刚过来,肯定是在师菊香您的指导下,先进一步的熟悉各方面的工作,另外就看师书记您的安排了。”

    l看正{√版*g章节n上{r

    “刚刚过来怎么了?你一定不要想这样的问题,在政府工作,永远保持激情,永远保持信心!”师菊香带着一丝责怪的眼神看着文舍予,“舍予啊,也许过段时间,我就不在沙城县工作了,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文舍予吃惊地抬起头,“师书记,您要走?”文舍予的心里一下子五味杂陈起来,自己是师菊香一手调过来的,现在师菊香却要走了,那自己怎么办?文舍予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一般。文舍予知道在政府部门,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靠山,那是一件苦差事,就像自己的这段时间,如果不是师菊香的支持,那后果与现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还有着大好的未来,我希望你能够走得更远!”

    文舍予精神一下子有那么一丝没落,随后抬起头,“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师书记,不管以后的路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您,感谢您在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持!”

    师菊香端起了酒杯,“行,这杯酒我喝,现在也还没有确定,今天的这些话你不要外透,这其实是违反纪律的,也是说到了这里,就跟你说一下,不论我在哪里,不论你在哪里,有任何的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师菊香端起酒杯,笑了一下,大概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文舍予没有说话,而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师菊香也一干而尽。

    文舍予抬起头看着师菊香,“师书记,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文舍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看着师菊香已经面似桃花的脸。

    “我们之间,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师书记,您能告诉我,假如要走的话,您会去什么领导岗位?”

    师菊香一愣,她也许没有想到文舍予问的是一个这样的问题,她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显然这是不符合组织原则的。

    文舍予道:“师书记,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就当我没问吧!”

    师菊香看着文舍予,“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想应该是政法部门吧!”师菊香没有说出具体的岗位,但是也说出了一个方向,她想文舍予应该猜想得到。

    “您是说沙城市政法委吗?”文舍予此时的内心突然如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师书记,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跟着您走!”

    “哦,”师菊香有些意外,“你想跟我走,能说说原因吗?如果是因为我离开了,你在沙城县觉得混不开的话,那就算了,我是不会带你走的!”

    “师书记,我知道我不可能追随您一辈子,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不过您如果是去政法委的话,我想跟您走,不是别的,是为了工作。您想必知道文强这个人,还有其实关于我被追杀的事情,都似乎没有完结,我想把这个事情有一个完整的了解,这个我在沙城县完成不了,需要更高的平台。”文舍予这话的确是心有所属,那天和傅有为的谈话深深刺激了他,一直在他的心里留着一个疙瘩。

    师菊香十分欣赏地看着文舍予,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干部,自己如果真的去市政法委任职的话,的确需要文舍予这样的得力干将,再说,自己今天叫文舍予吃饭,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吃这餐饭吗?

    师菊香端起了酒杯,“舍予,这个事情我现在不能答复你,但是我能告诉你,你的这些话我会认真考虑的。你也可以多思考一下这方面的问题,不过当前最主要的目的,你就是把在省里面的这份发言材料搞好,一定要做好这次汇报工作!”

    “谢谢师书记!”文舍予的一杯酒又干了下去。

    吃完饭的时候,师菊香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酒的原因,站起身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文舍予眼疾手快,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师菊香的腰,手上一下子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师菊香的浑身也是一震,多少年了,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也没有哪个男人和自己这样紧密接触了,浑身一软,差点就靠在了文舍予的怀里。

    “师书记你没事吧!”文舍予双手抱住了师菊香。

    师菊香的脸红红的,也不知道是酒意上涌,还是有些羞意,强自镇定之后,师菊香道:“没事,今天真是喝多了,岁月不饶人,以后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

    文舍予也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手,“师书记,您还年轻得很呢,这么年轻漂亮!”

    师菊香白了一眼文舍予,“就你嘴甜!”那个样子,就如同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撒娇一般。白得文舍予心中一荡,差点没有冲上去,抱住师菊香。文舍予使劲摇了摇头,驱尽了脑海中的这些念头,“师书记,我送您回家吧?”然后去拿了外套给师菊香披上,师菊香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拉开门,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