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交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师菊香安排司机把文舍予搀扶着上了车,文舍予便沉沉地睡去了。回去的路上,司机不停地偷瞄师菊香几眼,他知道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师菊香会很不高兴的。一般来说师菊香本身是女性,不大喜欢男的喝酒醉醺醺,尤其还是睡在她的车上。不过今天师菊香似乎没有什么不高兴,还对他说,“文舍予今天发言发得不错,又是代我喝酒,就随他吧!”

    司机伸了伸舌头,他没有想到师菊香已经察觉了他的心思,不过他的心里却在想着,这个文舍予以后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否则的话,的最大可是师菊香。

    文舍予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住在了酒店里,赶紧一骨碌爬起来,跑到窗户边一看,这不是沙城县,这是沙城市,难道今天晚上没有回去?糟了,肯定是自己喝多了误事了!文舍予内心中一种深深的悔意,担心自己把事情搞砸了,给师菊香带来不好的影响。

    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师菊香的电话,“师书记,对不起,我,我多喝了点,没有耽误您的事吧?”文舍予有些惴惴不安地问道。

    “我在回酒店的路上,你没事吧?”师菊香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关心起文舍予来。

    “我,我没事!师书记,我们今天还赶回去吗?”

    “你还是好好休息,反正也不赶在这一晚,明天一早走!再说也这个时候了。”师菊香挂掉了电话,她本来是要赶回去的,但是想不到韩保国给她打来了电话,于是她就先把文舍予安排在酒店,然后自己去见了韩保国,总不至于带着醉酒的文舍予过去,要是韩保国知道了,那还了得。

    师菊香正好也想找韩保国汇报一下工作的,正好就过去了。韩保国告诉师菊香,他去江南省委已经成定局,不过极有可能不是省长,而是省委书记,他还是想问问师菊香的打算。

    师菊香十分果断地同意了韩保国的安排,她本来是有些犹豫不决的,因为她在沙城市里面也呆过,又在沙城县一把手的位置干了几年,俗话说“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师菊香不是一个缺乏战略眼光的人,她早就看出了沙城市甚至是全省在公安系统存在的严重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后盾作为支持的话,极有可能把自己陷进去而没有任何结果。

    韩保国直接从中央来到沙城市,的确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但是仅仅是一个市委书记,要在短期内解决问题,依然有些差火候。包括韩保国说去任省长,师菊香依然有些犹豫,这个位置虽然足够高了,但是和省委书记相比,依然欠缺了一些,所以,师菊香一直没有最后答复韩保国,这次韩保国说出了自己这样的调动,师菊香认为时机成熟了,已经可以动一动了。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

    韩保国见师菊香的态度似乎有些突然,不由指着她笑了,“你啊,你是不是一直在等这个消息,你这是对我不信任啊!”

    “谢谢保国书记的看重与支持!”师菊香端起了茶杯,她没有去回答韩保国的问题,有些问题根本就是不需要回答的。

    “行啊,我的事情说完了,说说你那边的事吧!”韩保国饶有兴趣地看着师菊香,他相信师菊香有话要说。

    “我想知道,我到任后有多大的权力?”师菊香开门见山地说道。

    …看jk正#版v章v节o上b}”

    韩保国听了一愣,如果不是自己太了解师菊香,还以为她是在讨价还价,“只要是能够解决问题,要多大就给多大!”。韩保国也是一个大刀阔斧有魄力的人。

    “这个地方的根源很深,不仅是我面临压力,你面临的压力也不会小。”师菊香转移了这个话题。

    “你放手去干就是,什么压力我定着,反正要把整个江南的风气转一转,要不然人民群众都要怀疑我们了。你看看这是什么?”韩保国拿出手机,点了点之后,是一篇文章,递给了师菊香,在我们执政的今天,发生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这不是对我们最大的讽刺,对我们执政能力的最大考验吗?韩保国的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师菊香接过手机一看,上面是一篇告状信《天理何在?文强黑恶势力江南横行无忌》,是一篇举报文强黑恶势力在江南横行无忌,肆意绑架杀人,勒索、巧取豪夺的告状信,但是时间已经是三年前了。

    师菊香把手机还给了韩保国,“这个事情已经有很多版本了,说什么的也有,不过我还是倾向于这个事情属实,以前在机关的时候,感受还不太深,但是在沙城县的这几年,这个文强可谓是大名鼎鼎,连乡下的一个混混都会拿出他的名号来抖一抖。还有这个逃跑的林建军就是文强一伙的,文强在沙城县的马仔舒劲松现在就在拘押之中,一直不说话,还等着文强来救,这个事情再不及早清除,将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好人无法安生,坏人却是笑傲江湖啊!”

    韩保国用手点了点师菊香,“行,既然你你都知道了,就不用我说什么了?今天你特意安排了那个小子亮相,说实话,你以前和我说起过他,但是我没有在意,但是今天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小子是个人才。”

    师菊香把林建军的失踪以及自己的安排全部告诉了韩保国,韩保国点了点头,“傅有为吗?在一个县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是称职的,但是守成有余,开拓不足,这个小子多历练一下吧,没有别的要求,一定要玉宇澄清万里埃!”

    师菊香从韩保国处出来已经是深夜了,她赶往酒店准备稍稍休息,早点就赶回沙城。

    回宾馆的路上,她就接到了文舍予的电话,回到宾馆,师菊香准备去敲文舍予的房门,手已经举起来了,却又放下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的心在怦怦直跳,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她与文舍予在家里缠绵时的情形,她有些无法抗拒文舍予的男人气,但是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出事,将毁了两个人,最终理智占了上风,师菊香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还是红红的,她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