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上钩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文舍予紧紧地盯着纪清,叹息了一声,“说说吧!”

    纪清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我,我,你要我说什么?”

    “哎,”文舍予又是一声叹息,“你还想隐瞒吗?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刚才的那个影子应该就是你的前夫易建红吧?事过反常必有妖,我们刚刚在这里吃饭,你又这么急不可耐地请吃饭,不能说真的是太想念李局了吧,再说了你就忍心把李局的这一片爱护学生之之心这样利用吗?”

    纪清听得浑身一阵颤抖。

    文舍予接着说道:“今天也不是你要请李局吃饭,而是易建红要你这么做的,他的目的也不是李局,而是我,对不对?”

    纪清已经在抽泣了。

    文舍予道:“你还不实话实说,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负担得起,你叫李局如何自处啊,他可是一直在关心着你,想着如何照顾你!”

    纪清再也忍不住了,号啕大哭起来。文舍予见此情形,直到事情与自己所料的不差,赶紧走了出来,对傅有为点了点头,傅有为随即拿出电话安排起来,李定明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忙问怎么回事?

    文舍予要叶晓平把门锁上,对李定明说道:“李局,你适逢其会,想不到竟然可以欣赏一幕好戏,真是难得啊!”

    李定明着急地说道:“你们究竟在干什么?纪清呢?”

    首rs发ku

    文舍予轻声说道:“李局稍安勿躁,你和傅局在这里品品茶,纪清不会有事的,待会请你看一场好戏!我先失陪一下!”

    文舍予再次来到了纪清的面前,递给了她几张餐巾纸,纪清接过餐巾纸,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显然是真的到了伤心处。

    “说说吧,事到如今隐瞒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文舍予坐在椅子上,又把纪清扶到了椅子上。

    纪清抬起头看着文舍予,泪眼婆娑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要说出来的话!你放心,如果有什么顾虑的话,我们会替你保密的,再说了,你这次迁就了易建红,以后他就会不停地找你,难道你准备每次都答应他?这是个无底洞!”

    “你不要说下去了,我说就是!”纪清噙着泪,把那天文舍予走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还说开始在门口那人就是易建红,他的目的就是要找你,他肯定是带了人来!纪清猛然像醒过来一般,“你快走!我不能害了你!”

    文舍予笑道:“能看到你醒悟过来,我很高兴,毕竟我也是一中人,你放心,你现在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做你的事情就是!”

    纪清迟疑了一下,“你不怕?”

    文舍予呵呵一笑,“我还没有看见世界上哪个当兵的怕了强盗的,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就在这个时候,纪清的手机响了,纪清掏出手机一看是易建红,看了一眼文舍予,文舍予说道:“你接吧,你按照和他约定的说就是!然后去把门打开!”

    纪清有些紧张地接通了电话,易建红是问是不是开始吃饭了,要纪清把门打开。

    纪清回答说,马上就要开饭了,等下会把门打开。然后就去了厨房了。

    文舍予也来到了包厢里,冲着傅有为点点头,很快纪清就把老母鸡汤盛了上来,文舍予道:“这么好的菜,不喝点酒似乎不怎么好吧,今天我请客,看几位喝什么酒?”

    李定明不知道文舍予搞什么名堂,文舍予要纪清随便拿来了几瓶小瓶子酒,文舍予首先就给李定明倒上,“大局长,是你叫我来吃饭的,怎么现在反而像是我请客,要不今天就我里请客了!”

    李定明还是满头雾水,不过他也感到了事情有些不寻常,又对傅有为说道:“傅局,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了?”

    傅有为拍了拍他的肩膀,“舍予能够害你吗?我能够害你吗?来,喝酒!”

    李定明这才端起酒杯,慢慢地吃喝起来,酒过三巡的时候,易建红带着蔡娟等几个人走了进来,易建红带头推开了包厢的门,一看傅有为在里面,他心里吃了一惊,怎么傅有为也来了,他认识傅有为,当时就下意识往后一退。

    傅有为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文舍予开了口,“你是谁?怎么跑到别人包厢里来了?”

    易建红见傅有为没有说话,以为傅有为不认识自己,又仗着蔡娟在外面,胆子又壮了几分,冲着文舍予叫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不,是我们嫂子要找你!”

    “你们嫂子要找我,我又不认识你们嫂子,干嘛要找我,现在我们在吃饭,什么事情吃了饭再说!请你出去!”

    “嘿,你小子倒是胆挺肥,你知道我们嫂子是谁?敢这么说话,实话告诉你!”没等易建红说完,蔡娟一把拉住易建红的衣服一拉,自己走到了前面,一看屋里面的坐着三个穿警服的,她不认识傅有为,但是她认识文舍予,“对不起,打扰了,我是来有事情请文先生帮忙的?”

    傅有为一看蔡娟,他那里有蔡娟的资料,所以知道她是谁?不由手在下面捅了文舍予几下。

    文舍予眼睛一眯,看着蔡娟,“恕我眼拙,我实在是不认识你,不过你既然找来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蔡娟冷冷地说道:“还是麻烦文先生跟我走一趟为好!”

    叶晓平不认识蔡娟,一看她这态度也不好,站了起来,“你是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他是我们文局长,你说跟你走,就跟你走啊!快走,否则我们就要不客气了!”

    文舍予叫住了叶晓平,“我可以跟你走,你总要告诉我你是谁吧?”

    易建红在旁边叫嚷道:“吓了你的狗眼,这是我们舒哥的夫人,也是我们的大嫂,你最好还是识相点,要不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