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密谋
    ,精彩小说免费!

    “龚力彪啊,龚力彪,你真是我们公安系统的败类,公安局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居然和黑恶势力勾结在一起,还打伤了我们的公安局长,你说,你当初发的誓言被狗吃了吗?”朱逢博眼光有些闪烁,言语间充满了威严。

    龚力彪低下头,“朱局,我,我有罪!我是这些年被迷昏了头。”

    “知道有罪就好,就怕你不知道!你说说看,你有什么罪?我跟你说,现在争取宽大是你唯一的出路。”

    “我就是勾结了梁星宇啊,这不你们都知道了吗!我就是认识他,他原来是云岭山庄的人,经常会给我一些好处,所以他打电话,我自然就去帮忙了,我,我也想不到他会刺伤文局长的。”龚力彪看了一眼朱逢博,又低下了头。

    “我们知道是一回事,你自己说又是一回事,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

    “朱局,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脑子一时糊涂,再说,梁星宇平时给了我不少好处,所以我就想帮他逃跑应该是轻而易举,谁知道还是被文舍予抓到了。”

    “难道你被抓到还不应该吗?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问你,你在沙城县公安局也是这么说的?”朱逢博的关键是最后这个问题。

    “事情本来是这样,我,我还能说什么?朱局,你,你要替我做主啊,我也没有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我看你不老实,没有说实话,梁星宇是什么人?他的背后还有谁?这些难道你不知道吗?”

    “朱局,我承认我的确有罪,但是拿别人的手软,我去打听这个干什么?再说了,我不过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又不是局长,我能做出多大的事情,反正就是这些,其他的我什么也知道,你们爱咋咋地!”

    朱逢博用手指了指龚力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局长,可以拿得更多是吧?你们啊,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结果你们呢?把所有的好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把老百姓的利益抛掷脑后,你们是罪有应得啊!”

    龚力彪低下了头,“朱局,我错了!我现在也很后悔!”

    朱逢博道:“你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这个世界最没有的药就是后悔药!”说完,走了出来。回到办公室后,就换了手机,拨打了莫操的电话,“找你们老板说话!”那边,莫操把电话递给了龙强。

    龙强就是这样一个小心翼翼的人,他自己的电话号码是不对外公布的,只有极少的人知道,就是朱逢博也是和莫操联系,才能找到他,龙强的理由很充分,都是为了保护他,没有牵扯就是最好的保护。朱逢博一想也是,要是查出来,自己和龙强多次通话,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龚力彪这里暂时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就扯出了一个梁星宇,这个应该不会错,他本来就是林建军在安排,与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再说了文舍予这么大方地将龚力彪交给我,应该是还没有突破什么?我会再试一试的!”

    “没事的,这些小罗喽就是开口,也牵扯不到你这个大局长,更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大局,这一点我向来是十分注意的,但是有一个人,只怕我们要当心些了!最主要的还是对你有影响,我们必须清除在萌芽之中。”电话里的龙强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说的是?”

    “还不是林建军,舒劲松死了,牵扯出这么多事,这个林建军与舒劲松素来亲近,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约定也不知道,再说了,这个林建军虽然只是一个县局的局长,但是这个人还是不简单的,他的身边也有我的人,他还是十分孝顺的,目前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但是这样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所以我倒是有些担心这个林建军。”

    “林建军不是还很听话吗?每次要他做什么事总是很快就做了!而且他又已经安排到京城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比较敏感!”

    “这是因为文舍予他们还没有找他,还没有抓住他,万一他们提前动手,控制了林建军,那事情就有些大了,林建军这个人还是有些城府的,反正我始终认为死人才是最安全的,朱局,你说呢!就算他没有掌握什么实际的证据,但是他如果一口咬定你我之间的关系,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是无所谓,你朱局要是被调查,难免有疏漏的地方,就没有必要了,我们可是要共享一世荣华富贵的!”

    “既然如此,那就快刀斩乱麻,抢在他们之前动手!”朱逢博一听,眉头一皱,立即狠狠地说道:“不过他好像还有一个兄弟叫林建业,这个人好像也有点能量,在处理林建军的时候要注意一些。”

    “他就是再有能量,在江南又能怎么样?再说了,他未必就不知道这样的道理,他不是我们的对手,再说了,据我所知,他的那个哥哥林建业也不是一个好鸟,我还是了解过的。”

    “好吧,要求就是斩草除根,但是不能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放心,华夏这么大,哪天不死人,难道都被发现了,少一个人国家就会少一分负担,我这也是变相的做好事吧!”

    “你啊,这个事情你看着办吧!反正我的要求是不能有动静!”

    “好,这点你放心,我哪次办事有动静了,另外,那个姓文的屡次搅合我的好事,是不是也一次性撸了他!”

    “这个就暂时没有必要了,他现在也没有拒绝我,我们总是要人做事的,不能不对眼的都杀掉,那样的话,岂不会没有人替我们做事了,你想如果文舍予变成第二个林建军是不是对我们有好处些,年轻人嘛,有些血气方刚,做事情脑瓜子热,不去想后果,都是正常的,难道你老板生来就象现在这样稳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