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紧急救援
    ,精彩小说免费!

    胡玫捂着脸慢慢地蹲了下来,她全身发软,良久,才拿出手机来,拨通了文舍予的电话,却没有说话,一个劲地哭!

    文舍予在电话里焦急地问道:“胡玫、胡玫,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胡玫哽咽着说道:“舍予、舍予,我,我被人欺负了!”

    文舍予的脑袋“嗡”的一声,“你说什么?胡玫,你被人欺负了?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我,我在医院里!”

    文舍予已经顾不得自己手上还吊着水,一把把手上的针就拔掉了,爬起来就朝外面跑,对着手机大喊道:“我马上来!”

    一边挂掉电话,拨通了傅有为的电话,“傅局,你马上安排一个车给我,我有急事要去市里!”

    傅有为一听文舍予这么着急,赶紧问道:“文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傅局,不要问了,我回头再和你说,你快点!”

    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段清平就已经开着车来了,“快点,市人民医院!”然后又拨通了胡玫的电话,很久胡玫才接了电话,还在那里不停地抽泣,“胡玫,我已经赶了过来,你等等我,你在哪里?”文舍予心急如焚,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会波及到胡玫的身上,他充满了自责,他知道胡玫肯定是受了自己的连累,否则的话,不可能在医院里受到欺负。

    胡玫没有说话就挂掉了电话,此时的她又惊又怕,她慢慢地站了起来,打开车门,坐在了车上,把脑袋伏在方向盘上,再次痛哭起来。

    段清平看着文舍予焦急的样子,连忙问道:“文局,发生了什么事?”

    文舍予摇了摇头,你尽量快一点,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他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里满是胡玫的样子,心里也乱了起来,这是他从没有有过的事情,真是不关己则以,关己则乱。

    段清平把油门踩到了底,一路红灯都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终于在最快的时间里到达了沙城市人民医院,文舍予匆忙下车,拨打了胡玫的电话,胡玫告诉他在地下车库,文舍予又是一惊,在地下车库?胡玫在地下车库干什么?难道在光天化日之下真的被欺负了不成?文舍予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地下车库,胡玫从车里出来,看见文舍予,赶紧扑了过去,抱着他痛哭起来。

    文舍予也紧紧地保住了胡玫,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没事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玫好久才从文舍予的怀中把头抬了起来,泪眼婆娑地看着文舍予,把那把那伙人留下来的匕首递给了文舍予,一边哽咽着说道:“他们说,要你少管闲事,还说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他们没有怎么样你吧?”文舍予急冲冲地问道。

    文舍予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胡玫,对不起,你怎么在地下车库?”

    胡玫这才把自己准备去沙城县看他,以及自己买了车,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遇到了几个蒙面人的情况说了一遍。

    文舍予双手抓住了胡玫的双手,这个时候自己的手掌心一阵剧痛传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受伤还没有好,刚才因为心急,忘记了疼痛,这一下回过神来了,意识到这一点。

    胡玫这个时候也看见了文舍予的手缠满了绷带,赶紧抓起了文舍予的手,“你的手怎么了?你受伤了?”开始是又惊又怕,现在又担心起文舍予来。

    “没事,一点小伤!来,你把刚才的事情详细告诉我!”

    “舍予,你,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他们才会?”胡玫担忧地问道。

    “胡玫,没事的,他们是冲我来的,我是公安局长,想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他们采取这样下作的手段,就证明了他们已经感到了害怕,没事的,我会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文舍予牙关紧咬,发誓一定要将这伙人绳之以法。

    胡玫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文舍予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朱逢博的电话,这个事情肯定与朱逢博有关,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直接打电话告诉他,这样反而会引起朱逢博的顾忌,下次就不会采取同样的手段。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朱逢博还不知道这回事。

    “舍予啊,有什么事吗?”朱逢博的声音格外亲切。

    “朱局,”文舍予把胡玫在地下车库遇袭,受到威胁,自己赶到沙城市的情况告诉了朱逢博。

    “什么?有这回事请,这伙人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公然威胁一个公安局长!你放心,这个事情我绝对一查到底,这还了得,这是公然对抗,这还了得!”朱逢博气得只拍桌子,不过他到底是生气这个事情还是生气龙强不停自己的,闹出这样的事情,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谢谢朱局!”

    “惭愧啊!舍予,这件事情是我的责任,你的女朋友没事吧?”

    “那倒是没有,只是对方还留下了一把匕首,还扬言如果我多管闲事,下次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文舍予既是在发牢骚,也是在控诉,他就是要说给朱逢博听,只有这样,如果胡玫下次再出什么事情,朱逢博才会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所以才能够约束龙强的人,不能再对胡玫下手,否则就是打他自己的脸。

    尽管明白文舍予的意思,朱逢博却仍然说道:“你放心,舍予,你的女朋友的安全以后唯我是问,我为你打包票,你放心大胆地区工作,有本事,他们朝我来就好了,对一个女人下手,算什么英雄好汉!舍予,你的伤好点了没有?”

    “我的伤倒是小事,但是主要心里面很受伤!”文舍予就如同撒娇一般,不停地说着这个事情。

    “你放心,一周之内,我必定给你一个交待,真是岂有此理,舍予啊,这个事情马上就会有人和你联系,我还有个会,就不和你多说了!”朱逢博阴沉着脸,挂掉了电话,他的胸口起伏不定,显然这一次龙强的擅自行动,把他气得够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